首页 > 资讯 > 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(沈蔺枝枝)最新章节列表_沈蔺枝枝)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)

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

《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》

沈蔺

本文标签:

沈蔺枝枝是小说推荐《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沈蔺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当朝奸相罪行昭昭,是我亲自带人进去抄家的。他跪在地上,话不多,就问我一句。有没有真心过。一个卖国贪污的奸臣,也配提真爱?我把他准备给我的金屋贴上了封条后,轻佻地撩了撩他下颌。原本的笑意盈盈,我瞬间化作为冷漠无情。「从未哦。」「好好服刑,我对畜生没有感觉。」他进去前,抬起戴着手铐的手,对我温柔一笑。「枝枝,不能不爱我,我会疯的。」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沈蔺枝枝   时间:2024-04-02 22:47:20

《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》小说介绍

小说推荐《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》是作者““沈蔺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沈蔺枝枝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晚上睡觉之时,我推开了沉蔺时的房门。慢慢一靠近。他眼皮微动,分明就是醒了。我讽刺地扯了扯唇,慢慢温柔地给他落下一个吻...

第2章


男人胸腔里一阵闷笑,震得一颤颤的。

「做爷的女人?」

我害羞地抿了抿嗓子,不说好,也没说不好。

欲语还休。

把恋人未满,暧昧氛围拿捏了。

6

男人的劣根性就是喜欢女人对他们的与众不同。

沉蔺时也逃脱不了。

家宴时,给每个人煮了粥。

沉蔺时却独一份的味道。

独一份有朵茉莉花做装饰。

沉蔺时看了一眼手里的热粥,目光淡淡落在我的身上。

「只给我的?」

我眨了眨眼,故作不知:「爷说什么呀?」

沉蔺时沉默,却在舀粥的那一刹那,勾了勾唇角。

我也跟着勾了勾唇角。

心里高兴着,猎物上钩了。

挺好的。

晚上睡觉之时,我推开了沉蔺时的房门。

慢慢一靠近。

他眼皮微动,分明就是醒了。

我讽刺地扯了扯唇,慢慢温柔地给他落下一个吻。

结束后。

我亲眼看到沉蔺时愉悦地舒了舒眉角,就知道我赢了。



这朦胧窗户纸让沉蔺时慢慢沉沦其中。

多也因为沉蔺时未尝过情爱滋味,我才能让他如此上头。

要是换个情场高手,我还得更麻烦一番。

但哪怕这样,我也只是算他一个备胎姘头罢了。

他背后的一切,我都不配清楚。

而我发现,沉蔺时极度渴望别人的关怀。

在乎。

在意。

那我就给他一次什么叫完全信任在乎。

在大理寺开始秘密搜索那天晚上差点被抓的走私首犯,找上了沉府时。

大理寺卿笑眯眯质问起府邸里的大夫。

「近来府上可有人受了眼伤?」

「在下怎么听说,十月二日有人伤了要犯一模一样的伤口?」

大夫颤颤巍巍。

我用毒药迷瞎了自己的眼,跑在了最前头磕头。

「大人莫要误会,走私要犯怎么可能在沉府里,一切全然是奴婢不小心被迷瞎的,沉相爷只是怜惜奴婢,才喊了大夫过来。」

7

我瞎了。

不知沉蔺时是何表情。

但我敢笃定一定是震惊的,是不敢置信的。

沉蔺时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有些怔愣。

仿佛没能料到我会做到这种地步。

掩咳了嗓子,沉蔺时将手里的茶杯甩了出去,冷喝道。

「什么时候大理寺卿爷这般有本事了,抓要犯抓到了沉府这里?」

「今天我便让你们搜,若搜不到,卿爷回头就等着吧。」

大理寺卿看了我一眼。

我惊得如受惊小兔。

配合完了,大理寺自然不会再为难人,便哗啦啦一群人跟着走了。

沉蔺时低哑的声色在我耳边咬牙切齿地响起。

「你怎么那么傻?你瞎了,万一以后没人要了,可有想过?」

我柔弱地抱紧沉蔺时。

吸了吸鼻子。

「奴,奴没有想那么多,那些人想抓相爷走,奴看不得。」

沉蔺时沉默了许久,然后慢慢地摸上我的脸,我的眼。

带着轻微责备。

「下次,别了,我沉蔺时犯不着要一个女人替我出头。」

我眨了眨眼,能感觉到我刺疼的眸子里此时应该猩红得厉害。

那种破碎美完美地呈现出来。

我抖了嗓子,哽咽道:「相爷自是无需奴的,都是奴的一厢情愿,奴,奴讨厌所有和相爷作对的人,谁伤害相爷,奴心里就讨厌谁。」

一句话暴击攻心百分百。

缓缓我能感觉到沉蔺时摸在我脸上的手,是温柔怜惜的。

不再带着思疑与探究。

全然地信了我的心。

「哪怕,我是个坏人?」

「不介意,是那些自诩清白的清流叫嚣的祸乱朝纲的天生坏种?」

我闭上眼睛,朝着他笑着摇了摇头。

「爷若不好,圣上便不会让着爷。」

「既如此,那便是别人的不是,爷何错之有?」

沉蔺时啊沉蔺时。

迟早有一天,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。

届时,我要亲眼看到你伏诛,才能对得起被你戕害至深地忠臣良将。

对得起,被你出卖国家而惨死在外的千里将士们。

沉蔺时沉默地抱紧了我。

把头埋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8

「抓到沉蔺时之后,你就要拿着功劳逼大理寺卿留你下来了吧?」

同僚推了推我,把我的回忆打断。

点了点头,我看向胭脂铺的外面人来人往的街市。

从始至终,沉蔺时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让我留下来的脚踏石。

「圣上仁德,许你们这些小姑娘考军,考编制,可你为何偏偏要和你娘亲一样,选上了大理寺这种鬼地方?」

我一愣。

然后指着外面街市上的车水马龙笑眯了眼。

「阿哲,有一身抱负,想惩奸除恶,不只是男子,我们女子也是有的。」

「我想国泰民安,想天下太平,我觉得不只是我这么想,在大理寺所有人,也都是这样想的。」

同僚扯了扯唇,万分煞风景的痛心疾首地道。

「对不起,我没有。」

「每个月十五两俸禄,就是我最大的追求了。」

「呜呜呜是我目光短浅了。」

我沉默两秒,将他有多远踢多远。



追查紧密进行之中,大理寺也安排了高等暗卫监视着我的生活。

沉蔺时在牢狱里留的话。

其实大理寺有两个猜测。

一个是沉蔺时报复,要将我和清流一脉杀了。

一个是沉蔺时爱我至疯至狂,逃亡路上也要带上我。

不过不管是哪个,我都成了他的目标。

我直接对大理寺卿提出想法。

「既然沉蔺时的目标是我,那么不管是杀我,还是带我走,他一定会出现,不如就让我被他带走,借机来一个瓮中捉鳖。」

大理寺卿闻言,恨铁不成钢的使劲拍了拍桌。

「胡闹!你背叛他之后,即将迎来的将是他疯狂地报复!你以为他带走你,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吗?!」

「他能逃走,背后一定有着之前我们查都查不到的关系网在,你被他带走,我们怕是一辈子连你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。」

「亡命之徒会怎么报复,花璃璃你应该是最清楚才是!」

「你娘就留你这一条脉了,你不能出事。」

我脸色白上了几度。

这,我当然比谁都还清楚了。

9

我娘亲是大理寺细作里最为优秀的,才三十五的年纪,就已经被封为一等官了。

离当上大理寺卿就差那么一点点距离。

而我的父亲据说是娘亲细作生涯里遇到最为凶狠的角色。

他越狱后,成了亡命之徒,查到了娘亲的住处。

这一天午后,把娘亲分尸了。

头是头,身是身,脸是脸。

我就被邻居姐姐捂着嘴,一起躲在了衣柜里。

娘亲凄厉痛呼声,让我灵魂几近支离破碎。

邻居姐姐的手被我咬得面目全非,哪怕是这样,当时她也愣是没敢放手。

大理寺卿发现我之后,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。

所以,亡命之徒会怎么报复,我是最清楚的。

沉蔺时那么爱我。

越爱,恨就越深。

我不以为沉蔺时会比谁心软。



第六天,大理寺又找到沉蔺时新的下落。

有几个画像让我去辨认。

谁更可能是沉蔺时。

我这个最熟悉沉蔺时的人,再高深的易容术在亲密的爱人眼里都不可能毫无破绽的。

就像那次眼瞎治愈之后,我被纳为沉蔺时信任女人这个标签之后。

关于沉蔺时背后一些事,也不可能在我面前完全毫无破绽了。

我会在他属下的口里知道,某个地点沉蔺时做了什么事。

在得知他做了什么事之后,我也表现出执拗认为。

爷杀人。

爷卖国。

爷贪污。

那都是因为,爷有这个能力啊,别人想要做,那也要掂量掂量有没有这个本事呢。

奴很崇拜爷的。

沉蔺时沉迷在我的制造得全心全意的信任里。

一高兴直接抬了我做沉府里的小姨娘,摸了摸我的发丝,向我保证。

「乖枝枝,你再给我点时间,我会娶你的。」

「我不会辜负你的。」

我柔柔地贴在他的身上,委屈地点了点头。

10

沉蔺时混迹官场多年,也许我是第一个他喜欢的。

但绝不可能是他第一个府上的小姨娘。

所以我一上位,立马成了沉蔺时后院里针对的对象。

里面最为出挑就是,昭娘。

据说原来还是沉蔺时心腹,为了救沉蔺时,被对家羞辱。

沉蔺时对她负责便纳了她。

表面是沉蔺时的小夫人,但我拿到的密报之中,南边闹灾时,就是她替沉蔺时贪下的五千万两黄金。

所以,在沉蔺时面前她算个人物。

说得上话。

两年的时间,我的身份有几次差点被发现。

沉蔺时对我的信任也开始淡了。

说要娶我的事,推脱再推脱。

我能给的,别人也能给。

家宴里,昭娘当着所有人面前笑眯眯地质问我,没有人敢说话。

「枝姨娘,你听外面的人这么说了吗?」

「自打你入府,我们沉府就被清流一脉死死压制,夫君的货,更是屡次三番被人翻出来,所以底下的人说你克夫呢。」

昭娘吹了吹手里的茶水,幽幽地继续说。

「不过这种说法我怎么也不信的,一次两次是巧合,四次五次那就是有备而来啊。」

「夫君呀,您觉得我说得对吗?」

我受伤地看了一眼沉蔺时。

期待他反驳。

但他只是垂了眸子,吃下昭娘剥开的一颗葡萄。

这样子。

我笑了。

看来,是我太久没有下一狠招了。

我要让沉蔺时一辈子对我淡不下去。

不再看昭娘,我朝沉蔺时走了几步,笑得很勉强。

「爷,外面那些人说的话,你不会信的吧,我怎么可能背叛你呢?」

「你忘了你跟我承诺要娶我的事吗?」

沉蔺时沉默良久,最后一把将我拉进了怀里。

紧攥着我的下颌。

「好,你说我便信。」

「你发誓。」

11

我笑了。

当一个男人这么说。

就是他已经需要靠语言来骗自己了。

怀疑是种子,迟早会变成参天大树。

压死我这两年以来的步步为营。

「爷,我早和你说过了,你怎么忘了呢。」

我伤心地要走。

沉蔺时扯了我回来,沉沉盯着我看。

「你心虚了?」

「爷,若是厌了枝枝,枝枝走便是。」

我落下几颗晶莹剔透的眼泪,擦了擦,扯开他的手,看了一眼志得意满的昭娘,踉踉跄跄跑了出去。

留给沉蔺时一个悲伤破碎的背影。

白月光最致命的是,是死掉的白月光。

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的。

当晚,清流一脉刺客来袭的时候,刀光剑影。

昭娘会武功。

长剑闪着冷光,上挥下落,一刀砍死好几个人。

我提着裙子四处逃命。

哭着喊着沉蔺时的名字。

求他来救救我。

然后像是脚一扭,撞上了昭娘刺来长剑。

昭娘一愣,然后不敢置信地瞪着我。

我看了周围,兵荒马乱。除了不远处的白色身影,谁也没有关注这里。

攥紧昭娘的手。

我一口闷血吐了出来。

「昭,昭姐姐,你你,你以为你杀了我,爷就是你一个人了吗?」

「昭姐姐,我,我告诉你,哪怕你在爷面前如此诬陷我,可我还是爱着爷,死了也好,我受不了失去爷的日子。」

昭娘怒叫:「你在胡说什么?」

昭娘想甩开我的手。

我勾了勾唇角,顺势的像被她甩开,几个倒退直接摔进了湖水之中。

沉入湖里的那一瞬间。

我看到沉蔺时赶过来了,撕心裂肺地嘶喊。

「枝,枝枝!」

「贱人!」

我又闷灌几口湖水,可还是高兴。

毕竟,我又要赢了呀。

小说《娇妾夜夜哄,相爷变舔狗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