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倩倩无(吸血没完的舅舅)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吸血没完的舅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吸血没完的舅舅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

倩倩

本文标签: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,是作者大大“倩倩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,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倩倩无。小说精彩内容概述:老妈心甘情愿被舅舅一家吸血,还要帮着他们来吸我?我愤怒之下,直接摆烂。想让我掏钱给表弟买房?做梦!我果断辞职!躺家里当咸鱼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倩倩无   时间:2024-04-19 22:46:10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小说介绍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倩倩无,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我没有搭理他。“妈,你怎么来了?也不给我提前打个电话。”我走到妈妈跟前,关心的询问。“倩倩,你弟还饿着肚子呢,咱边吃边聊吧...

第2章


13.

舅舅家。

一进门,表弟热情的招呼一声,就将妈妈手里的包拎了过去。

“姑,怎么没买大闸蟹啊,我还等着吃呢。”

翻找一圈没发现自己喜欢的食材,他不满的抱怨。

我才不惯着他,脱口就出:“我也想吃,斌子,赶紧去,多买点,过个生日别小气吧啦、扣扣搜搜的。对了,要记得买阳澄湖的大闸蟹,那个才正宗、地道。”

众人:......

舅舅,舅妈,表弟三人全都一动不动的盯着我,好似不认识我了般。

“还愣着干啥啊,快去买啊,马上就中午了,要不赶不上趟了。”

我眨巴着眼睛,极其自然的催促。

“刘倩,怎么说话呢?哪有客人上门还点菜的,你家教呢,我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吗?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丢人败兴的玩意。”

妈妈回过神来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。

“舅,你说吧,我来你家能不能吃螃蟹,还是说你不愿意给我这个亲侄女买螃蟹?”

我将矛头对准舅舅。

妈妈怔怔地看着我,没想到我不按套路出牌。

而舅舅则一脸沉思的看着我,好像在思索我为何会变化这么大。

“倩倩,快来厨房帮舅妈,这么多活没你帮忙,舅妈可张罗不开。”

舅妈笑吟吟的打岔。

“走走走,到厨房一块帮忙。”

妈妈顺着舅妈的话,推搡着我。

“我是客人,等着吃就行,不能喧宾夺主。对了,记得多买点阳澄湖的大闸蟹,那个我爱吃。”

说完,我就转身向表弟的房间走去。

“哎,你要干什么?那是我的房间。”

表弟冲过来大喊。

我动作极快,将门“咣当”一声关上。

还不忘嘱咐一句:“昨晚没睡好,我睡会儿,等饭好了,叫我。”

“刘倩,快给老子出来,否则,老子揍死你。”

门外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我无声的笑了。

这就受不了了!

当初你们扒在我身上吸血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呢?

“刘倩,这是你弟的房间,快出来,怎么这么没礼貌啊?读这么多年都读到狗肚子里吗?亏你还是个大学生,这么没脸没皮,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吗?”

妈妈怒骂声。

骂吧,骂吧,反正我已经习惯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可能是喊累了吧,门外没动静了。

瞧吧,他们也不过是纸老虎。

只要我硬气起来,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

14.

饭桌上。

我刚吃一口米饭,舅舅就张嘴训斥:“倩倩,年轻人还是要找个工作的,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,总在家里啃老可不行啊。”

“我妈都没说什么,您就别操心了。”

我撇撇嘴,无所谓的回答,快速扒拉着碗里的饭菜。

他张张嘴,想要什么。

可没开口,就被我截胡了。

“还有,舅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啃老了,要不是你没能耐,出不起表弟的彩礼钱,我妈能跑到我公司闹吗,她要不去公司闹,我工作能丢吗?说到底,这事都是我表弟引起的。”

“不过啊,你们也别放在心上,我不会计较的,毕竟咱们是一家人嘛!可表弟都这么大了,你们总得让他自个儿担事,老这么惯着他可不行。”

我一句接一句,说的他们大瞪眼,愣是找不出反驳的话。

“刘倩,你怎么说话呢?我爸可是你长辈吧,你说话客气点。”

表弟看不过眼了,将碗重重放在餐桌上,对着我就是一顿输出。

我快速将剩下的几口饭吃完。

这才瞟了他一眼:“我又没骂舅舅,说话怎么就不客气了,要怪就怪你自己,我说的那句话不是事实。”

“姑,你看她怎么说话呢?”

表弟气得嗓子冒烟,只能向妈妈求救。

“瞧瞧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,张嘴就找大人告状,三岁小娃都不会做这么掉价的事。”

老妈还没开口训斥,我就毫不留情的怒怼。

表弟瞠目结舌。

被我怼的怀疑人生。

“姑,帮我盛碗饭。”

他鼓着脸颊,气呼呼的将碗递给妈妈。

我看也不看他一眼,张嘴就怼:“你是没手还是没脚,不能自己盛吗?”

想用这种方法羞辱我,没门。

“斌子,别理他,姑给你盛,我们斌子这么厉害,姑为你做啥都愿意。”

妈妈褶皱的脸笑得跟个老菊花似的,故意跟我作对。

表弟一脸得意,挑衅的看着我。

舅舅,舅妈也冷眼看着这一切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。

“舅妈,给我盛碗饭。”

真当我还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姑娘嘛。

本姑娘现在可是打定了主意要躺平,谁也别拦着。

舅妈愣神。

迟疑了半天,才讪讪的开口。

“姐,反正你也要帮斌子盛,一块呗。”

她倒是聪明,想把锅甩给妈妈。

但妈妈可不会给我好脸色。

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赔钱货一个,吃那么多有啥用。”

她骂骂咧咧,给表弟盛了满满一大碗米饭,却看都没看我一眼。

“舅妈,盛个饭都推三阻四的,你是对我有意见吗?”

我不动声色的拿话噎她。

“没,那哪能呢,看你说的,不就是碗饭吗,舅妈这就帮你盛。”

她再不甘心,可还是将我眼前的碗盛满了。

看着她们不痛快,我就心情倍爽。

不过,我也知道,他们之所以这么妥协,恐怕还是想从我身上得到好处。

果然,不到一分钟,舅舅就又开始算计了。

15.

“倩倩,你也老大不小了,舅舅帮你看了户人家,小伙子长的不错,家里条件也挺好,你去见一面吧。”

舅舅慈爱的看着我。

那满眼的关切与真诚,要是不知道他的为人,我就真以为他是为我好了。

“好啊,什么时候?”

我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。

听我这么说,他们眼里都闪过兴奋的光。

“改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下午吧,是你舅妈娘家那边介绍的一个小伙子,到时候让你舅妈赔着你去。”

舅舅眼中划过一抹精光,有些激动的说。

恐怕他们谁也没想到,我会答应得如此轻松吧。

“包在我身上,这可是大好事啊,对了,姐,你不是给买了瓶红酒吗,拿出来大家庆祝庆祝吧。”

舅妈也兴高采烈的说。

妈妈也高兴的附和。

“对,你不说我还忘了,那瓶酒可是我专门买给斌子的,听店员说是什么拉菲,非常难得,等等,我这就去拿出来。”

很快,酒香弥漫。

“呸,什么啊,太难喝了,还拉菲,简直比果汁都难喝。”

表弟喝了一口就狂吐。

“哎呀,你这孩子,你姑又不懂酒,多少是个心意,你就将就点吧。”

舅妈虽然说着开解的话。

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贬低,看不起。

“死难喝,你让我怎么将就。”

表弟气愤的将酒杯重重的摔在桌上。

“不喝就不喝吧,斌子啊,是姑姑错了,你别生气,姑下次给你买更好的,保准你喜欢啊,来,咱吃菜吃菜。”

妈妈姿态卑微,小心的哄着。

“姐,你说你,不会买就别买,白浪费钱,还不如把钱给斌子,让他买自个儿喜欢的。”

舅舅趁机从妈妈手里掏钱。

偏偏妈妈看不清状况,还笑嘻嘻的点头应承,说自己早就给斌子包了个大红包。

看着这一幕,我感觉格外刺眼。

没有谁比我更清楚,每年表弟的生日,妈妈都会精心准备礼物。

我羡慕嫉妒,想要却终是奢望。

而他们却不珍惜。

还变着法的从妈妈手里骗钱。

想到这里,我突然就怒了。

一把将酒瓶抓过来,将里面的所有的酒水尽数倒在旁边的花盆里。

16.

“刘倩,你耍酒疯回家去。”

表弟暴怒,恶狠狠地瞪着我。

“倩倩,你这是怎么了?好好的酒这么倒掉,多可惜啊,那可是你妈妈送给斌子的生日礼物。”

舅妈柔柔的说着,神情里没有半分生气。

但言语间却尽是挑拨之意。

果然,听了她的话,妈妈原先三分的火气瞬间飙升到了十分。

“要死啊,你是存心跟我作对,是吧?在家闹也就算了,还要在你表弟生辰上闹,我们是欠你的吗?”

她歇斯揭底的冲我质问。

“妈,你这么生气干啥?不是表弟说不好喝吗?我这样也是为他着想啊。”

我笑吟吟,用最无辜的表情说道。

“刘倩,你特么别给老子装傻,你就是故意的。”

表弟双眸里喷射出怒火,气愤的朝我大喊。

“对啊,我是故意倒掉酒的,可那也是因为你不喜欢啊。”

我眨巴着眼睛,说得理所当然。

“对了,这房子好像也是用我爸挣来的钱买的,你是不是也不喜欢,这样吧,我帮你砸掉,你就不用烦恼了。”

说着,我就去厨房翻找出一把羊角锤。

用力砸在墙壁上。

顿时,白皙的墙壁上出现一个硬币大小的凹痕。

有那么一刻,我真想跟他们一同毁灭算了。

但仅剩的理智告诉我,为他们几个畜生赔上自己的性命,一点儿都不值。

“倩倩,你误会了,斌子不是那个意思,快把斧头放下,别伤了自个儿。”

舅舅假模假样的劝说。

“既是误会,那就道歉吧!”

我放下锤子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。

“让老子给你个赔钱货道歉,没门!”

表弟梗着脖子叫嚣,满脸抗拒。

“不用不用,不需要你道歉,姑姑又不在意。”

妈妈护崽似的,将表弟挡在身后。

我冷眼扫视着舅舅,如刀割般的眼神落在他身上。

“斌子,道歉!”

良久,舅舅还是妥协了。

他的眼神除了愤怒,不甘,竟然还有那么几分惧怕。

哈哈,果然恶人还得恶人磨。

“对不起!”

表弟极其不甘心的道歉。

我扬起嘴角,对付他们似乎也没那么难吗?

“我去休息了,没事别叫我!”

懒得看他们,我径直回了表弟的卧室。

他张牙舞爪,怒不可遏,却也无济于事。

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,我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等醒来后,舅妈就一脸殷勤地过来,说是要带我去相亲。

我想也不想就同意了。

反正,去了只要拒绝就好,我不愿意,他们难道还能强行逼着我结婚。

17.

简单的装扮后,我跟着舅妈下了楼。

楼下小区的亭子周围,有很多翠绿色的小树。

这里很是幽静,很适合谈话。

没等多久,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出现了。

目测个子1米8,长的也挺斯文,看起来是个好相处的。

“倩倩,丁阳,你们聊,我去给你们买点水过来啊。”

舅妈找了个借口离开了。

我也没当作回事。

毕竟,这种事还是要年轻人多聊聊的。

丁阳很会聊天,总能找到说话的内容,因此待着也不尴尬。

但不一会儿,它就变味了。

有意无意的,他总往我这边靠。

“说话就说话,别离我这么近。”

他的冒犯,让我很不喜,说话也有了几分不客气。

谁知,他并没有收敛,反而一把抱住了我,想要强来。

我心里那个气啊。

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,对着他眼窝就狠狠揍了过去。

“别打了,别打了,都是那个老女人让我这么做的?”

我眯着眼睛,挥起拳头,威胁他将事情说清楚。

原来这一切都是舅妈指使的。

他家里是不缺钱,但本村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,因此,没人愿意将姑娘嫁给他。

这不,舅妈为了钱,就想到了我。

于是,他们一合谋,打算来把生米煮成熟饭。

却没想到我竟是学过跆拳道的。

“把对我做的事都在那老女人身上做一遍,听到了没?”

我恶狠狠的威胁。

竟然用如此龌龊的办法算计我。

我要是还能忍,那就成忍者神龟了。

“听到了,听到了!”

他吓得连连点头答应。

18.

沟通好后,我就拨通舅妈的电话,吞吞吐吐的说有事找她。

“怎么了啊,倩倩?没聊几分钟啊,怎么就回来了?他是不是他欺负你了,你放心,舅妈这就找他算账去。”

她装的倒是挺像。

“舅妈,你误会了,是我突然来例假了,要去洗手间一趟。”

停顿了几秒,我才故作壮着胆子,红着脸要求:“那个,舅妈,刚刚情况紧急,我就那么不声不响的跑了,他那边,还得麻烦你去帮我解释一下。”

我一脸难为情。

舅妈却看的乐开了怀。

“我还当啥事呢,包在舅妈身上。”

她乐呵呵的离开,没有半分怀疑。

之后,我又故意在人群里宣传凉亭那边搞活动,扫码就免费发鸡蛋。

消息一出,顿时吸引了楼下小区人的注意。

免费的鸡蛋啊。

上了年纪的人都节俭惯了,一听免费的鸡蛋,哪还能坐得住。

顿时,大家纷纷朝着凉亭而去。

我环顾四周,竟然发现同去的人里还有舅舅,表弟与妈妈。

“看来这件事他们也有参与啊。”

我眯着眼睛,眸子里划过一抹狠厉。

就是,不知道他们看到出丑的人是舅妈后,会作何表情?

真是想想都期待啊。

我躲在人群里悄然跟上。

19.

“快看,哪里有对狗男女!”

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,众人纷纷望去。

只见一对男女衣衫尽去,搂抱在一起,由于被发现,女子赶紧扯起衣衫将头盖住,缩在那里瑟瑟发抖。

顿时,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眼,对着裸露的男女指指点点。

“丁阳,你个畜生,我侄女跟你相亲,你竟对她做出这种事。”

舅舅大喊一声,就要将脏水泼在我身上。

妈妈也冲上去,对着蒙面的舅妈一巴掌拍了上去。

“你是要气死我吗?姑娘家家的,跟个男人大白天就楼在一块,你让我脸往哪儿隔,你怎么这么不自爱啊。”

她哭哭啼啼,伤心欲绝。

人群议论声越来越嘈杂,他们脸上的神情也越发得意。

为了不让他们继续误会,我只好从人群里走出来。

“妈,舅舅,你们别骂了,那个人不是我。”

我一脸无辜,用最清澈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
舅舅与妈妈瞬间瞪大眼睛,那震惊的表情就跟见鬼了似的。

众人也惊呆不已。

“刘倩,你为何不在这里?”

表弟怒问。

我笑了。

“我为什么要这儿? 难不成你看到跟那个男人鬼混的女人不是我,让你很失望?”

我意有所指的问。

“倩倩,你别生气,斌子没有别的意思,不过是你与他相亲,斌子担忧而已。”

舅舅故意岔曲解他意思。

顿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,好像一场无声的审问。

“我是跟他相亲不假,但中途我来例假了,就不好意跑开了。”

我坦然解释。

“哦,对了,怕他多想,我特意让舅妈来帮着解释一下,哎呀,那个人不会就是......”

我话没说完,但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,瞬间明悟。

“你放屁,再往我妈身上泼脏水,看老子不揍死你。”

表弟如一头暴怒的狮子,冲我叫嚣。

“真是啰嗦,究竟是不是,看一眼不就知道了。”

人群里有好事者起哄。

众人响应。

有几个胆子大的,当即就冲了上去,要将女子蒙面的衣衫扯下。

女子紧张得颤抖,慌忙逃窜。

但男子速度极快,伸手也很灵活。

20.

衣衫揭开。

众人大惊。

“妈,怎么是你?这不是真的,不是......”

表弟摇着头,喃喃自语,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舅舅更是冲上去将舅妈一巴掌扇倒在地:“怎么会是你,丢人败兴的玩意!”

他恼怒十足,一脚踢向舅妈。

舅妈掩面哭泣,看起来好不可怜。

突然,她像疯子一样冲到我面前:“是你,是你故意陷害我的,你这个贱人!”

“她是你舅妈啊,你怎么能这样做?我没你这样品行败坏的女儿!”

妈妈紧跟着附和,冲我嚷嚷。

那愤怒的样子,好像这事真跟我有关似的。

难道不是他们作茧自缚吗?

“人是你们给介绍的,我不过上厕所的功夫,舅妈就跟他搞在了一块,我认都不认识他,你凭什么说是我害的?你究竟是不是我亲妈?”

我噙着泪质问。

周围的人纷纷动容,无一不替我说话。

舅妈丢尽脸面。

为了不成为周围邻居的笑话,舅舅果断与之离婚。

别看平日里感情还不错,但涉及到财产分割,舅舅可是分毫不让,勒令舅妈净身出户。

为了儿子,她只能妥协。

可没钱的她,只能年纪一大把了,还得出去找工作。

但县城本就不大,她那点儿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,没有任何饭店单位愿意用她。

无奈,她只能老了老了,还奔赴他乡谋生。

21.

妈妈恼怒我让表弟坏了名声,竟然反锁了门不让我进家了。

我也不急。

找到物业,表明房子是我的。

还好,当初爸爸明智,在离世前将房子提早过户给了我。

就这样,有物业的帮忙,不需一个来回,妈妈就败下阵来。

“这么晚了,还不去做饭?你是要饿死我吗?”

妈妈扯着嗓子怒吼。

“不去!”我懒洋洋的回答。

“不许吃,这是我做的饭!”

见我不干活,还要吃她做的饭,妈妈气得大声呵斥。

我没搭理她,吃的越发欢了。

“能不能把衣服洗了,把地拖了。”

我瞥她一眼:“不能。”

不管她怎么说,怎么训,怎么骂,我就是不干活。

但该吃吃,该喝喝,一顿也不落下。

主打一个躺平,万事不操心。

在家待够了,就出去逛逛。

当然逛街的费用,自然是从老妈卡里转来的。

她当然不愿。

可她抢不过我。

于是,只能默默忍受。

“刘倩,算妈求你了,你就不能出去找份工作吗?”

妈妈无奈的看着我,眼里满是祈求。

“不能!有吃有喝,我干嘛要出去受累。”

我笑眯眯,没有丝毫心软。

22.

这天,我从妈妈手里耗了三百出来到小公园。

正欣赏美景呢,视线里却闯进了李斌那个狗崽子。

穿得人模狗样,身旁还站着一女子。

长的倒是好容颜,但那一脸算计,尖酸刻薄的样子,跟李斌还真是一路货色。

看他们亲密的样子,我猜测那姑娘就是我那好表弟要成亲的女朋友。

我悄悄摸过去。

就听表弟阴险的说:“娇娇,你就嫁给我吧,虽然我现在没那么多钱,但你也看到了,我姑姑可是疼我很,她挣的钱可都给了我,还有,家里那套老房子迟早也是我的。”

“等一过户,咱们就将它卖了,不就有钱在城里买大房子了。”

“还有,咱们可以把我姑那套房子抵押出去,到时候,有了钱,咱们的小日子一定美的很。”

他欠揍的脸上满是向往。

“我也想嫁你啊,可我妈非要20万的彩礼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姑娘柔柔弱弱扑到他怀里。

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眼里却满是精光。

也就李斌这个二货,还将人当个宝。

我心思一动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李斌,你倒是好算计。”

话一出口,二人都看了过来。

“刘倩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李斌贪婪的眼里满是疑惑。

“又不是你家,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。”

我随意的是回答。

接着,视线就落在他身旁的女子身上。

“姑娘,那20万的彩礼,你就别想了。”

我悠悠道。

“你还不知道吧,他们一家全都是些蛀虫,几十年来没一人出去工作的?他们家的房子是我爸帮着买的,他们家的吃喝是从我手里榨来的,就连你手上这瓶饮料钱都是我妈给他的。”

我直言拆穿李斌的真面目。

他不是想算计我吗?

那我就让他娶不上媳妇。

23.

听了我的话,姑娘水漉漉的眼眸里满是诧异:“斌子,她说是真的?”

“娇娇,你别听她的,她就一疯子。”

李斌慌乱的否定。

我悠然一笑,镇定十足。

“姑娘,你说说,这样毫无生活自理的人,你嫁过去能得到什么。”

“以往照顾他们,那是我念着一份亲情。但我现在想明白了,凭什么我挣的血汗钱,要给他们这些蛀虫花?所以我干脆躺平,也不出去工作了。”

“你可要想好了啊?你要嫁过来,不仅得操持家务,还得上班养活他们一大家,当然,我妈对他这么好,我们一家的吃喝你自然也得扛起来。”

没说一句,姑娘的脸就黑一分。

“凭什么?我又不是你家奴隶!”

她怒气冲冲的反驳。

“问得好,凭什么?那谁叫你是我表弟他媳妇呢,我现在不工作了,他们指望不上我,自然要指望你喽。”

我笑得眉眼弯弯。

看着她拧巴成“川”字的眉头,心情大爽。

“想都别想!我嫁人是要享福的,可不是受苦的。”

女孩愤愤地说了一句,就要转身离去。

表弟一把拉住她的胳膊:“娇娇,你别听她瞎说,我一个大老爷们,怎么会让你养家?”

“哈哈,还大老爷们,你还真有脸说,那请问你在哪儿高就?月薪几何?你爸又从事什么工作?”

我笑吟吟的问。

表弟用吃人的眼神盯着我,僵硬着一张脸迟迟回答不上来。

“哦,对了,我舅妈,也就是他的母上大人......”

话没说完,李斌就恶狠狠的冲我大喊:“刘倩,闭嘴,你个贱人,你要是说了,我跟你没完!”

我淡然一笑,充耳不闻。

“别啊,表弟,好歹是你对象,人家有知情权的。他妈在小区楼下的凉亭里被大家公然抓到与人通奸,这事他还没告诉你吧,不过也能理解,毕竟,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”

我嘴角扬起,笑得明媚。

几十年来的吸血,压榨,我要让他们一次还清。

“分手吧!”

女孩语气坚定,决绝的转身。

“啊——我要杀了你!”

心上人离去,李斌爆发,挥动着拳头朝我袭来。

我猛的扑上去,三五下就把他揍的跪地求饶:“啊,好痛,别打了,我要被打死了。”

看他这怂样,我又打了他两拳,才放过他。

24.

由于我超强的武力,舅舅与表弟二人都没在我手里讨了好。

就是妈妈对我也客气了许多。

他们倒是想用舆论教训我,给我压力。

但附近小区的居民先入为主,不管他们说什么,也没人相信,反而会把他们臭骂一顿。

无奈,他们只好供着我这个祖宗。

饿了,有人做饭。

衣服脏了,有人洗。

想花钱了,朝妈要。

妈没有!

没关系,不还有舅舅吗?

从我身上吸了那么多年的血,也该还些回来了吧。

我躺平的理所当然。

这日子,不是吃饭,就是逛街,闲来没事再顺手给表弟的女朋友面前上个眼药,躺平摆烂的日子就是爽啊。

表弟那一张小白脸是长得不错,再加上他一张巧嘴,总能勾搭上小姑娘。

但架不住有我在啊。

他勾搭一个,我轰走一个。

就这样,前前后后,他找了有十几个女友,但愣是一个也没成。

他们自然恨得牙痒痒。

但奈何打又打不过,说出去也没人信。

只好,苦水都往肚里咽。

25.

这天,我刚吃完早饭,斜靠在家里的沙发上,欣赏外面的美好阳光呢。

就见舅舅与表弟带着好多礼盒来了家里。

看了他们一眼,我就不再理会。

谁知,二人来到我跟前“噗通”一声就下跪了。

“倩倩,是舅错了,求你了,你出去工作吧,舅保证往后再不问你要一分钱。”

他布满皱纹的脸上,满是祈求。

“是啊,姐,你就出去上班吧,家里真遭不住你这么折腾啊,只要你能出去工作,让我干啥都行啊。”

表弟也哭丧着脸祈求。

我盯着他们来回看了好几眼。

真没想到他们竟会跪地请求我出去工作!

“倩倩,你舅他们都知错了,你就原谅他们吧,算妈求你了,你就出去工作吧,你这老在家窝着,妈也养活不了啊。妈保证,只要你每月给我打1000的养老钱,妈再不问你要一分钱,也不到你公司去闹。”

妈妈也在旁苦口婆心的劝说。

“不去,有吃有喝的,我干嘛要出去受苦受累,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就挺好。”

我故意跟他们唱反调。

说实话,我早就想出去工作了。

但他们的诚意还不够。

而且,他们压榨了我十几年,一求就答应,岂不是让他们心存侥幸,固态萌发。

“倩倩,我们是真的知道错了,小斌找了份洗车的活计,我也找了个看大门的活,往后是真的不会再找你跟你妈要钱了,你就说吧,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们?”

还是舅舅聪明啊,这话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。

“姐,你都弄走我15个女朋友了,眼看着我就三十了,求你了,出去工作吧,别折磨我了。”

表弟双手合十,满脸祈求,就差给我磕几个了。

“好吧,毕竟是亲戚,我也不是心狠的,只要你们能答应我的条件,这事我可以考虑。”

听我松了口,弟弟满脸喜色。

“姐,什么条件你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,绝不二话。”

他连连点头,眼里闪过希冀的光。

舅舅也表示,让我尽管开口。

我看向妈妈,她也表示绝不反驳。

26.

“简单,你们不是吸了我十几年嘛,让我吸回来就行。”

一听我这话,他们三人脸色全都大变。

“这样,舅舅与表弟你们二人,每人每月给我1000的零花钱,十年后,这事就算了清。”

他们相互对视,迟迟不表态。

“舅舅,我爸在世的时候,你就没少从妈手里扣钱,我爸走后,你也没少从我手里扣钱,就让你们还十年,多吗?你们要不愿意,那我躺平一辈子算了,反正这种不用劳累,有吃有喝的日子也挺好。”

说着,我就瘫靠在是沙发里,继续欣赏窗外明媚灿烂的阳光。

“倩倩,要不八年吧,毕竟,咱们都是亲戚。”

妈妈小心的提议。

我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话既然提出,那就一分都不能给妥协。

否则,就他们那贪婪的性子,还不得打蛇上棍啊。

“十年就十年,但你可不要再插手你弟的婚事了。”

最终,舅舅还是咬牙答应了。

“这个自然,他要是有能力傍个富婆,提前把这十年的债还上也行。”

我笑眯眯的承诺。

“既然没问题,那就签合同吧。”

这话一出,他们的脸色又刷的一下变了。

“还要签合同?都是亲戚,不用了吧。”

舅舅讪讪的说。

我没理会他,径直起身回屋,将早就拟定好的合同拿出来。

“签不签随意,反正这种躺平的日子我也没过够呢。”

我悠然自得,语气轻飘飘。

“违约就要赔付500万,这也太多了吧。”

表弟惊呼。

我充耳不闻,目光依旧看着窗外。

“签吧!”

舅舅无奈的发话。

字一签,二人的顿时萎靡不振,好像所有的精神气都被抽走了。

“倩倩,这字也签了,你啥时候去上班啊。”

妈妈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舅舅与表弟满眼希冀的看着我。

“急什么,舅舅表弟不是每月都会给钱嘛,一时半会儿又不缺钱,再说,工作不得慢慢找啊。”

听我这么一说,舅舅顿时急了。

“倩倩,你可是答应了要去工作的。”

“我是答应了,可合同里也没明确标注我何时去找工作啊,放心吧,只要你们按合同走,表弟找女友的事我肯定不会插手了。”

我挑眉,说的恣意潇洒。

就这样,我的一日三餐,衣服什么的依旧是妈妈帮忙准备,清洗。

但唯一不同的是,我不再动不动问她老人家要零花钱了。

舅舅与表弟还真各自找了一份工作。

而且,他们也按照合同约定,每月的一号准时将1000打到我卡上。

在家里观察了他们将近一年,发现他们不会再动小心思后,我去了城里,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广告公司。

27.

三年后,表弟又谈了一个女朋友。

结婚之际,他倒是没让我出任何钱。

但他与舅舅却不想再支付那每月的1000块了。

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,时刻都想着算计我。

我也不惯着他们。

果断请律师上诉,吓得他们再次跪地求饶。

可老实了没多少年,随着妈妈年纪的日益增长,他们竟妄想用妈妈生病为由想从我手里榨钱。

我故意入局,最后以诈骗罪将他们送进局里。

虽然只判了三年,但也够让他们喝一壶的了。

等他们出来,妈妈已被我送进专业的养老院,有专人看护,想再次利用妈妈骗钱,是不可能的了。

至于那剩下的钱款,我当然不会心软。

就这样,他们出狱后,就不得不疲于工作,挣钱履行当初那份合同。

而我,公司创办得很成功,人生的每一天都焕发着新的色彩。

小说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