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爆款热文倩倩无(吸血没完的舅舅)精彩试读_(吸血没完的舅舅)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吸血没完的舅舅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

倩倩

本文标签:

小说推荐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,讲述主角倩倩无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倩倩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老妈心甘情愿被舅舅一家吸血,还要帮着他们来吸我?我愤怒之下,直接摆烂。想让我掏钱给表弟买房?做梦!我果断辞职!躺家里当咸鱼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倩倩无   时间:2024-04-19 22:46:05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小说介绍

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倩倩无,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我没有搭理他。“妈,你怎么来了?也不给我提前打个电话。”我走到妈妈跟前,关心的询问。“倩倩,你弟还饿着肚子呢,咱边吃边聊吧...

第1章


老妈心甘情愿被舅舅一家吸血,还要帮着他们来吸我?

我愤怒之下,直接摆烂。

想让我掏钱给表弟买房?

做梦!

我果断辞职!

躺家里当咸鱼。

1.

我正忙着写领导交代的文案呢,就听同事说:“倩姐,门外有人找,说是你妈妈。”

我一听,赶忙起身走出去。

来的人的确是妈妈,但她身后还跟着舅舅家的儿子。

我瞬间就警惕起来。

妈妈可是镇上有名的扶弟魔,大老远的表弟也跟来了,一准没好事。

“姐,你这公司挺大啊!”

表弟穿着价值上万的名牌,乐呵呵的跟我招手。

我没有搭理他。

“妈,你怎么来了?也不给我提前打个电话。”

我走到妈妈跟前,关心的询问。

“倩倩,你弟还饿着肚子呢,咱边吃边聊吧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我心底的怒火嗖的一下就窜了出来。

每次都是这样。

不管做什么,在哪里,她第一个想的、会关心的人永远都是表弟。

我深呼吸几口,耐着性子将他们带到附近一家中餐厅的包厢里。

不等我客气的招呼,表弟就拿着菜单高喊服务员。

“清蒸多宝鱼,红烧大虾,柠檬牛肉,豆角焖排骨,脆炸鸡腿,再来一个冬瓜排骨汤,三份米饭,再来两瓶青岛啤酒。”

他扒拉扒拉说了一大堆,那叫一个干脆利落,理所当然。

“撑死你!”

我在心里暗暗吐槽。

虽然点的量不多,但每道都是硬菜,这价钱可不便宜啊。

光那个清蒸多宝鱼就得180元一份,更别说其它的了。

他这一张嘴,我小一千就出去了。

我累死累活一月的工资也就四千多点,除了房租水电,他还让不让我活了。

真想一巴掌拍死他。

“妈,你找我什么事啊,还非得大老远的跑来上海!”

我压着怒火,尽量心平气和的询问。

2.

“我也不想大老远的来啊,累哼哼的,还不是都怪你,不愿意给你表弟出钱买房。”

妈妈喝杯水,歇了口气,

听了这话,我眉头瞬间皱了起来。

真是我的好母亲啊。

就因为我那日明确拒绝给表弟买房,她竟带着人追到我公司来了。

要是我不给这钱,他们是不是还得到我公司闹啊。

怒火犹如滔天巨浪不停的在胸腔里翻滚,叫嚣,吞噬着我的理智。

“妈,他是没手还是没脚,非得扒在人身上吸血,他一个大男人想要什么,不能自个儿出去挣吗?再说,人家爸妈都不操心,你操心个什么劲。”

我情绪激动,真是再也克制不住了。

“你怎么说话呢?他是你舅舅的儿子啊,我不管谁管,别忘了,你爸走的时候,还是你弟给摔的盆。”

妈妈满眼谴责,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。

而表弟呢。

人家悠闲自得的在坐在那里玩手机,好像我们之间的谈话跟他无关似的。

这样的脸皮,也真是厚得没边了。

幸好是在包厢,否则还指不定被人怎么指指点点呢。

“别跟我提爸,他那么年轻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还不是被你给逼的,要不是你当初非要帮舅舅买房将家里的积蓄掏空,他能累死在工地上吗?坑完我爸,你还要坑我,我没有你这样的妈!”

我流着泪控诉,转身就要向外跑。

却被妈妈一把拽住了胳膊。

3.

“你去哪?你走了,谁结账。要走可以,把账先结了。”

妈妈用力拽着我,恶狠狠的说。

“再给我两万,好不容易来一次上海,我一定要好好在这里玩玩。”

表弟从手机游戏里回神,抬头漫不经心,理所当然的说。

关键是,我那亲妈还十分赞同的说:“对,给你弟两万,这还是他头一次来上海呢,你这当姐的怎么着也得让他玩的尽兴。”

我被气笑了。

我的亲妈,拉住我不是关心我,不是为她不公的行为道歉。

而是要让我结账。

还要让我给那个吸血虫放血。

我究竟是不是她亲生女儿啊?

有这样的亲妈吗?

我仰头望天,将泪水硬生生的逼回去。

“妈,你愿意当舅舅一家的提款机,但别拉上我,这钱我一分都不会出,况且,之前我的工资都给了你,身上也没钱了。”

我掷地有声,满脸坚决。

说完,就挣脱母亲毫不犹豫地离去。

与人动气,是件很耗费心神的事。

尤其是与自己的亲人动怒生气。

即便你是有理的那方,可事后,心里也总是无端的难受。

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都不能平复心情,进入工作的状态。

就在我打算请半天假休息时。

突然,公司内爆发了一阵嚎嚎大哭声。

4.

“哎呦,没天理啊,我辛辛苦苦大老远的来看孩子,她骂我就算了,吃个饭还要让我老婆子自己付钱,我怎么养了这么白痴的女儿啊,真是作孽啊。”

我扒开人群,看到的就是妈妈捶胸顿足,撒泼发疯的样子。

瞬间,我脸色冷了下来。

“妈,你究竟要干什么?这里是我公司!”

由于心情不好,我说话的声音也冷冰冰的,就像寒冬里刺骨的冷风,听起来生硬不近人情。

“公司怎么了?这会儿嫌丢人了,我舔着脸好话说尽,让你帮你弟搭把手的时候,你不是拒绝的挺能耐的吗?”

妈妈没有丝毫收敛,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。

“那可是你弟啊,他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,你帮帮他怎么了?你要是不帮,我就坐这儿不走了。”

说着,她就坐在地上,边哭边骂我。

难听的脏话一句句从她嘴里冒出来,都不带重复的。

“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吧,刘倩为人挺热心的啊。”

“那谁能说得准,没准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呢。”

“自己亲弟,能帮就帮吧,都是亲人,可不能因为点小事让老人寒心啊。”

“是啊,老人养大咱们不容易。”

“能帮就帮吧,又不是没能力。”

......

人都同情弱者。

在妈妈刻意的引导下,我成了不孝自私,不顾念亲情的冷血之人。

“姐,这么多人看着呢,你快把钱给姑姑吧,回头再把工作丢了,这可不划算啊!”

表弟勾起嘴角,眼里充满了戏谑,鄙视。

身旁的同事也纷纷劝我毕竟是亲戚能帮就帮,实在是不能帮也好好沟通,别闹的大家都难堪。

妈妈的怒骂声混合着人群的议论声钻进我耳朵里,不断的逼迫着我。

再看看表弟那一脸有恃无恐的的样子,我突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。

“拿工作威胁我,是吧?我这就去辞职!就是一分钱不挣,也好过被你们吸血。”

我怒气冲冲,戾气横生,大步迈向老板的办公室。

众人见此,都呆愣在原地,傻眼了。

妈妈一脸错愕,张大嘴巴,茫然的看着我,好似没想到我这回气性这么大。

回过神来,她就快步追上来,拽着我的胳膊:“你疯了,好好的工作辞掉干甚,你要不工作了,还怎么给我养老,还怎么帮你表弟买房?”

她声音高亢,状态癫狂。

拉着我胳膊的手非常大力,指甲都扣进了我的肉里,弄的我生疼生疼的。

但她丝毫没注意到。

反而到这时候还在担心表弟。

合着我对他们来说,就是一个挣钱工具呗。

“姑姑,让她去,我就不信她舍得辞掉这份工作,她也就吓唬吓唬您!”

表弟嚣张,笃定的声音传来。

我冷眼扫视过去,就见妈妈听了他的话,不再那么紧张了。

吓唬他们?

呵呵!

的确,这份工作费了我不少心血与努力,才在公司站稳脚,有了今天的成就。

我是很喜欢,很热爱,也很珍惜这份工作。

但这不是他们奴隶我,吸我血的理由!

我收回视线,大步向前迈去。

看我真走进办公室,妈妈急了,就要上前来拉我。

“姑,她就吓唬您呢,放心吧,这么好的工作,傻子才会离职!”

表弟一脸笃定,将人拉住。

老板得知我要辞职,非常惊讶并且挽留。

但在听了我述说的理由后,她又非常无奈,只能表示我什么时候能回来,她都欢迎。

5.

从办公室出来,妈妈就步步紧跟,嘴里不停的念叨让我赶紧掏钱。

说什么表弟是要继承我爸香火的唯一男娃,他有什么要求,我都该尽力满足,否则就是大不孝。

我充耳不闻。

默默地来到工作岗位上整理着自己的物品。

“倩倩,你真离职了?”

看我将东西都收拾起来,妈妈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,慌乱的拉着我的胳膊满脸焦急。

“刘倩,你可真能演,不过,又有何用?我结婚,你该出的钱一分都不能少。“

表弟嘚瑟的看着我,极尽猖狂。

听了他的话,妈妈紧张的情绪顿时消散,张嘴附和道:“你表弟说的对,快把钱给了,20万,一分都不能少!还有,再拿三万,让我跟你表弟在上海好好玩玩。”

那毫不迟疑的信任与维护,好像表弟才是她的亲儿子。

刚刚还是两万,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三万。

她还真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。

我冷眼看着她。

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,自己的亲闺女不疼,非要疼一个亲戚的儿子。

难道男孩就这么重要吗?

“快给钱啊,还愣着干什么!之前,吃饭的时候你就没结账,难不成我老婆子大老远的来看你,还要自己掏钱买吃买喝吗?那养你还有什么用,早知道如此,还不如一出生就摔死你。”

见我不出声,妈妈愤怒的催促。

说出来的话是狠毒又扎心。

“钱钱钱,就知道钱,我又不是开银行的,哪有那么多钱!听清楚了,我离职了,没钱,一毛钱都没有!”

我冲着母亲大吼,心里失望至极。

“谁相信啊,这么好的工作,谁知道是不是你跟你们老板故意隔这儿演戏。”

表弟嘴里嘟囔着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“那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我究竟是不是真的离职!”

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转身离去。

回到租的房子,我果断将房子退掉。

然后买了车票,连夜赶回老家。

至于妈妈与表弟,我没有理会。

不过,等他们发现我真辞职且没有通知们他们一声就离开上海,一定会非常气恼吧。

想着他们暴跳如雷,一边骂我,一边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我不由的嘴角弯起。

6.

隔天下午,我刚午休睡醒,就听门口有动静。

果然,是妈妈回来了。

还以为她们会在上海好好玩一圈才回来呢,没想到比我预想中回来的速度快多了。

“还真让你表弟说对了,你还真在家啊!你个死丫头,招呼也不打就独自跑回来,手机还关机,不知道人着急啊。”

她骂骂咧咧,神情里满是埋怨。

“工作都没了,我不回来还能去哪儿!”

我呛声回怼。

没有像以往一样默默承受。

“哪能怪谁,还不是你自个儿做的。”

妈妈的火气瞬间就来了,对着我毫不留情的打击。

但她说到一半突然就改变了态度:“算了,辞就辞了,你也工作这么多年,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末了,还讪讪的说:“你饿了吧,我去给你做饭。”

我眼里闪过狐疑的光。

盯着她去厨房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。

要搁平常,她早就骂死我了。

而且,她刚进门明明就对我极其恼火,却硬生生的的强迫自己对我改变态度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我默默地警惕起来。

果然,她对我的好颜色没维持三秒。

刚吃了两口饭,她就原形毕露了。

7.

“倩倩,妈知道你这些年对我心有怨言,可你爸走的时候,毕竟是你表弟给摔的盆,他就是你爸唯一的香火继承啊,咱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啊。”

她絮絮叨叨,满眼悲戚。

我却烦躁得很。

是,他是给老爸摔盆了。

可老爸去世,还不是被他们给逼的。

就因为他这一个不算恩情的恩情,难道我就要将自己拆皮剥骨,让他们吸一辈子的血吗?

再说,他们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扒在我身上吸血吗?

要是没有好处的事,他们哪会做!

“你舅就他这么一个儿子,我又是姑姑,我不帮谁帮。倩倩,算妈求你了,就这最后一次,只要你把这20万出了,往后你舅家的事,妈再不找你。”

妈妈说得情真意切,连眼眶都红了。

瞧吧,我就说她怎么会这么好心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。

“帮呗,您老随意,我没意见。”

我说的随意,还夹了一块醇香的排骨吃的津津有味。

“妈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,那20万,你先给妈转过来!”

她笑容满面,说着还往我碗里夹了一块排骨。

“没有,我的工资不是都给你了吗,哪还有钱!”

我振振有词,一脸无所谓。

妈妈脸色大变,声音瞬间拔高:“怎么会没钱?你的工资不还留了一半吗?那么多钱,你都花了吗?你个败家子,这么大手大脚的,往后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!”

她用手指着我,一顿输出。

那狰狞的表情,仿佛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。

“妈,那是上海,不是这小县城,我一月工资就4500,还要每月给你2500,我还能剩什么,就连住的房子我都是跟人合租的,哪还有什么钱。”

“还有啊,我暂时也不考虑结婚,男人怎么能比的过妈呢,我有你足够了!毕竟,男人会背叛你的感情,会卷走你的财产,但妈呢,起码不会让我饿着,是吧?”

我也不动怒,就那么笑嘻嘻的说着,一副有妈万事好的模样。

说完,还不忘再夹一块排骨。

爱咋样,咋样吧。

辛辛苦苦干一年,到头来挣的钱全被妈妈这个扶弟魔搞走了,那我还奋斗个毛啊。

不如,躺平在家里,起码不用累死累活还有吃有喝。

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!”

妈妈火气瞬间上来,暴力地将排骨从我手上夺走。

嘴里还骂骂咧咧道:“没钱还在家里大吃特吃,真当自己是公主了,还不快去把碗洗了,真是看见你就来气,我就说闺女是个赔钱货讨债鬼,你那个短命的老爸还非不信。”

我掀起眼皮,看她一眼,心里说不出的失望。

要面对的人是表弟,她巴不得将饭菜端到门口,哪还会计较吃多吃少,洗碗的事。

“看什么看,要不是你命硬,你爸会年纪轻轻就没了性命吗?他倒是死了清净了,留下我孤儿寡母受罪,呜呜,你要是个男娃,我还用得着小心翼翼的给你舅舅他们赔笑脸吗?”

“还愣着干啥,快把碗洗了,没用的玩意!”

这就是我的亲妈啊!

她到底是对我有多大的恨,才能让她如此辱骂我?

缓了许久,

我将所有的情绪压下,用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擦嘴后。

然后,才扬起笑容拒绝:“不行啊,妈,我吃的太撑了,得下去溜溜弯,碗你自己洗呗,又不是七老八十躺床上不能动弹了。”

既然拼命的顺从讨好也换不回来她半分温情,那我还有何顾念。

往后的日子,我要为自己活。

谁不让我好活,那我也不让他好活。

她气得想骂人。

但我却快她一步,猛然起身出去,将屋门“啪”的一下关上。

8.

刚到楼下,我就碰到了一个楼上相熟的的邻居。

“倩倩,回来看你妈来了?”

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,拄着拐棍笑呵呵的跟我打招呼。

“哦,回来看看,这不刚干完活,出来走走。”

我神情自若的回答。

虽然今儿个家里的活计我没干,但一点儿不妨碍我这么说。

毕竟,以往家里的事,我可没少干。

过去哪次我回来,妈妈不是像个老太君一样,家务活全部扔给了我。

“还是你妈有福气,有你这么一个能干的闺女。”

老奶奶笑着称赞,满是赞赏羡慕。

“她毕竟是我妈,应该的!”

我坦然接受了这份称赞。

在我的有心宣传下,不到一会儿的功夫,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得知李美莲为了让闺女能就近照顾自己,硬是逼我辞掉了上海的工作。

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,饭桌上的残留已经收拾干净。

就连地板也被重新拖了一遍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啊!有手有脚的在家里吃闲饭,也不帮忙干活,你是要累死我吗?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讨债鬼,赔钱货......”

不等我耳根子清静两秒,妈妈的骂声又来了。

“妈,我累了,先回屋去睡了啊。”

我皮笑肉不笑的留下一句话,就跑回了卧室。

“刘倩倩,你长能耐,翅膀硬了,是吧?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,不过是想让你出钱,给你表弟买个房子,你就跟我作天作地,没玩没玩了,是吧?还敢辞职,有能耐你上天去啊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孝的玩意。”

她怒拍着我的屋门,怒骂。

不带脏字的话犹如滔滔江水从她嘴里不断冒出来,好似没有尽头。

而我则躺在床上,优哉游哉。

反正她也破不开门,就当是另类的音乐了。

“骂吧,骂吧,反正有不少块肉。”

想继续吸我的血,门都没。

哦,不,是窗都没!

反正,我这次打定主意,绝不妥协。

就这样,伴着妈妈愤怒的叫骂声,我渐渐沉入梦乡。

9.

等我再次醒来,已是清晨六点了。

虽然心里想着的是睡个赖觉,但长久以来的生物钟还是让我准时苏醒了。

以往但凡在家里,我都会早早起来做早饭。

只因为妈妈若醒来没能吃到可口的饭菜,她那不重样的脏话就会铺天盖地的弥漫而来,压的我喘不过气来。

之前是有所期待,心生幻想,总想多做一点儿,再多做一点。

可现在,梦已醒。

我再也不会期待什么,自然无需费劲巴力的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
不过,既然醒来,我也睡不着了。

索性在网上联系了几个客户,帮忙设计图纸。

好在我是个有丰富经验的家装设计师,即便离职,也能在网上找到下单的客户。

等一份图纸差不做好后,时间已来到了上午九点。

我伸个懒腰,走出卧室。

妈妈也在这个时候恰好出来。

她揉着惺忪的睡眼,抬头看看时间,脸色瞬间沉了下来。

“你个死丫头,都这么晚了,还不做饭,是要饿死我吗?”

骂就算了,她竟然拿起撑衣杆就朝我打来。

我手一抬,将撑衣杆用力握住,不带丝毫感情:“一顿,饿不死。”

她:......

怔怔的看了我好几秒,她才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怎么说话呢?我是你妈,不孝的玩意!”

我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径直向厨房走去。

或许是看到我的动作,认为我妥协了,她停止了叫骂。

“做好饭,叫我!”

她语气不善地叮嘱一句,再次回到了卧室。

我猜测,她一定是去睡回笼觉了。

我打开冰箱,准备做饭。

倒不是我认输了,而是我想到了她昨天带回来的大闸蟹。

昨晚的饭菜虽然丰富,但却并没见大闸蟹上桌。

要是我没猜错,那大闸蟹一准是为表弟准备的。

由于他喜欢。

所以,每年他的生日,妈妈都会为他准备大闸蟹。

大概二十分钟后,鲜美的大闸蟹出锅了。

我也没去餐厅,直接搬了个凳子在厨房一顿猛造。

至于在卧房的妈妈,早就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
不愧是阳澄湖的大闸蟹。

个头大不说,这肉质也极其的鲜美可口。

10.

“怎么回事,这么老半天了,饭还没做好!”

抱怨声从卧房的方向传来。

很快,厨房门口就出现了妈妈略微有些胖的身影。

“要死啊,谁叫你吃的,饿死鬼投胎啊,那螃蟹是给表弟过生日吃的啊,杀千刀的,你怎么现在就给吃了。”

她捂住胸口心疼的大叫。

那悲痛的样子就跟死了爹娘一般。

“不过是一些吃食,大呼小叫干甚!”

我张嘴回怼,将最后一口蟹肉吞下去。

然后,用纸巾擦擦手,朝她露出个甜甜的笑容:“妈,我吃饱了,这些就麻烦你收拾一下。”

“你,你......”

她气的拍打着胸脯,一双眼睛瞪的老大,死命的盯着我,半天了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妈,你是要感谢我吗?不用,作为女儿,给妈做一顿饭还不是应该的。”

我故意曲解她的意思。

看着她那比调色盘的脸,我心里别提有多愉快了。

不等她发作,我故意道:“妈,我要去逛街,给点钱呗,你也知道的,我辞职了,身上没钱。”

我笑的眉眼弯弯,要钱要的理所当然。

“你竟问我要钱?”

她脸色大变,难以置信的用手指着我,气的声音都打颤了。

“你是我妈,不问你要,问谁要!难不成问我舅要?那也成,我这就去!”

我振振有词。

说完,也不看她的脸色,作出要出门的样子。

“不许去!你舅哪有钱!”

她大喝一声,几步冲上来用力拽住我,从手机后盖壳里拿出一张鲜红的钞票扔在我身上。

“这下满意了吧,快滚,看见你就倒胃口!”

她高高地扬起脖子,蔑视着我。

看着地上那孤零零的一百以及她那施舍的态度,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:“不够,就一百能干啥,连个衣服都买不下。”

“爱要了要,不要了滚,真是给你脸了。”

她气急败坏,弯下腰,大手一伸,就将地上那一百捡起来。

我顺势过去。

趁她弯腰的瞬间,快速将她兜里的手机掏出来。

“你拿我手机干什么,快还给我。”

她反应过来,伸手就要抢夺。

我用身体挡住她,动作极快地点开她的微信,一顿快速操作。

“急什么,妈,我只是问你要点儿零花钱而已,放心吧,我没多拿,只拿了两千而已。”

我将手机还给她,一脸无辜。

“混账,敢抢我的钱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她恼怒的大骂,蒲扇大的巴掌说来就来。

我冷眼望去,抬手就抓住她的胳膊。

她想挣扎。

但抗衡不了我的力气。

“我已经长大了,再不是那个任你大骂的小姑娘了!”

冰冷的视线扫过去,让她浑身一震。

11.

“好好,你长大了,我不能动你了,是吧?”

妈妈恶狠狠的盯着我,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阴蛰。

下一秒,就见她骤然转身,以极快的速度冲出去,一把拉开屋门,跑出去哭天抢地了。

“大家快来评评理啊,我一手养大的闺女,竟然强行偷我的钱,造孽啊,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畜生,没法活了啊。”

她扯着嗓子在楼道里嚎叫。

不一会儿,同一层的邻居都纷纷跑出来看戏。

见人出来的越多,她叫的越发卖力了。

左一句,有一句无疑不是指责我偷钱。

瞬间,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我,纷纷想问我这事究竟是不是真的。

她这是想利用言论来污蔑我啊。

这种办法她也能想到。

小偷的名声一出去,我还怎么做人啊。

她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有为我考虑啊。

失望,越发浓厚。

心里一片冰冷。

“各位叔叔婶婶,我的为人大家还不清楚吗?今天一早我做完饭,叫妈妈来吃,谁知她却给我转了两千,我正感动呢,就见她跑了出来扯着嗓子污蔑我,说我偷她的钱,我也不知她这是怎么了啊。”

我泪眼朦朦,委屈巴巴的解释。

大家沉思片刻,舆论瞬间逆转。

毕竟,附近的人家谁不知母亲一心为了娘家弟弟,连我这个亲闺女的工资都要攥在手里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,这美莲真不是个人,听说她竟跑去上海,把倩倩的工作都搅黄了,就为了让人回来照顾她。”

“有这样的妈,真是倒霉啊。”

“美莲啊,你就别作了。”

“就是,这么好的闺女,你去哪儿找啊,要是真让人寒心了,有你受的!”

“倩倩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你怎么就不心疼呢。”

......

我嘴角扬起。

心想昨晚遛弯时的功夫没白下。

“不,不,不是这样的,你们别听她瞎说,她就是个撒谎精,那工作不是我让她辞的啊,是她舅舅家儿子结婚,我不过是想让她帮忙出个彩礼钱,她不愿意帮忙,才辞了工作,她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,你们别被她骗了啊。”

妈妈脸色慌张,双手不停的胡乱挥舞,嘴里大声的说着我的坏话。

但大家看她的神色越发不满了。

“你还有脸说,让自己闺女为亲戚家孩子出彩礼,你脑子是进水了吗?”

“她舅舅家儿子是没手还是没脚啊,还是他爸妈死光了,结个婚还要惦记表姐的工资。”

“这是妈吗?这简直是吸血鬼啊。”

......

见周围人群全都帮我说话,妈妈脸色涨红,顿时不满了。

“滚滚滚,你们知道什么,我家的事情用不着你们管。”

她朝着众人嚷嚷。

“看什么看,再看挖了你的狗眼。”

见她张扬跋扈,不好惹的样子,大家都怜悯的看了我一眼,纷纷散去。

“你,是你捣的鬼,对吧?看着大家骂我,你高兴了,你满意了!你个贱人,是要气死我吗?那是你弟,不就20万的彩礼吗,你帮一下怎么了?”

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,脸上的神情也狰狞无比。

“妈,有事回家再说吧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看着还有没散去人群,我故作委屈小心的劝告。

还怎么了?

那可是20万啊,不是2万。

我工资的一半都上交给了她,哪还有那么多钱。

她说的倒是理所当然。

甭说没有,就是有,我也不会给她,任由舅舅那一家极品继续吸我的血。

她看看四周,发现四周果然还有看戏的人,脸色瞬间阴沉如墨,气势汹汹地回了家,将门“咣当”一声用力关上。

这架势显然是要将我关在门外啊。

不过,我也不担心。

她不让我进门,那我就不进呗。

直接用刚到手的两千在附近酒店开三天房,每天吃吃喝喝,别提过得有多潇洒了。

12.

三天后,妈妈的电话来了。

“你个死丫头,有家不回,是不是在外面鬼混呢?你个贱蹄子,明天就是表弟的生日了,赶紧去买五斤大闸蟹,再买一瓶高档红酒,就算给你弟的礼物了。”

张嘴就是粗俗伤人的话。

好似面对我,她就不会好好说话了。

也只有在要钱的时候,她对我的态度才会好点儿。

“没钱!”

我干脆利落地拒绝。

不等她发作,就将电话挂了。

次日,我出现在舅舅家的小区楼下。

没等一会儿,妈妈就出现了。

她打扮一新,手里拎着个礼盒。

“还知道来啊,别以为你这样,我就能原谅你!”

她瞪着眼,一脸高傲。

“随你,我只不过是来赠顿饭而已。”

我不在意的说。

她涨红了脸,盯了我几秒后,气愤的朝我伸出手:“拿来!”

虽然她说得没头没脑。

但我还是瞬间领悟了她的意思。

“没有!”

我理直气壮。

那钱都进我口袋了,我是傻了才会再掏出来。

“那可是两千啊,你都花完了,你个败家子......”

她巴拉巴拉,对着我就是一顿数落。

等她说够了,我不咸不淡地说:“那也是跟你学的,毕竟,我这些年给你的可不止两千!”

一句话噎的她不知该说什么。

小说《吸血没完的舅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