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李秀秀秀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完整版在线阅读_李秀秀秀完整版在线阅读

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

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

李秀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,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,主角是李秀秀秀,是著名作者“李秀”打造的,故事梗概:见我生意好,房东却上门说是要涨房租。我一气之下,跑到隔壁街重新租了家店面。不到半年,房东跪地跪求:“李秀,你快回来吧,我的店都快要赔死了,只要你愿意回来,我给你降租还不成嘛。”我瞥他一眼。冷冷的拒绝:“没兴趣!”既然赔了,那就赔到底呗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李秀秀秀   时间:2024-04-19 22:45:44

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小说介绍

小说推荐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李秀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李秀秀秀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这大晚上的,他来找我有什么事。房租也没到期,水电费月初刚交,总不可能是要来美甲嘛,我这里可不接待男客。“是王哥啊,您怎么来了?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我强装笑容,热情的打招呼。虽然心里很不情愿,但谁叫人家是房东呢,都到家门口了,我也总不能将人撵出去吧...

第1章


见我生意好,房东却上门说是要涨房租。我一气之下,跑到隔壁街重新租了家店面。

不到半年,房东跪地跪求:“李秀,你快回来吧,我的店都快要赔死了,只要你愿意回来,我给你降租还不成嘛。”

我瞥他一眼。

冷冷的拒绝:“没兴趣!”

既然赔了,那就赔到底呗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

1.

24岁的我,刚毕业,就在爸妈的支持下租店面开了一家美甲店。

店面位置极佳,处于市中心的繁华地区。

所以,虽然刚开业,收益还是比较可观的。

夜晚十一点,也没什么客人了,就打算打样了。

可恰巧这时,

“李秀,你这生意不错啊。”

我抬头,神情微怔,有些诧异。

来的人竟是房东。

这大晚上的,他来找我有什么事。

房租也没到期,水电费月初刚交,总不可能是要来美甲嘛,我这里可不接待男客。

“是王哥啊,您怎么来了?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我强装笑容,热情的打招呼。

虽然心里很不情愿,但谁叫人家是房东呢,都到家门口了,我也总不能将人撵出去吧。

“秀秀啊,找你是有件事要说。”

他摇摆着略微有些肥胖的身躯走进来,在店里上下打量了一圈,笑着开口。

我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该不是这房子不租给我了吧?

虽然,当初一下子签了五年。

可这房子毕竟是人家的,他非要违约,我好像也无可奈何。

现在生意还挺好的,就这么走了怪可惜的。

我只能在心里将天上的,地上的,以及我所有知道的过路神仙都挨个求了个遍,希望不是最糟的结果。

可世事总是这样。

你越是怕什么,越会遇到什么。

2.

“李秀,最近这物价上涨,你这房租得涨点儿,也不用多,涨个五万就成。我也是看你姑娘家家的不容易,别的房东可都是十万十万的往上涨呢。”

他眯着一双眼盯着我,胖胖的脸上满是笑意。

但那笑容里明显是不怀好意。

五万?

他怎么不去抢啊。

当初租的时候是5万,再涨5万,那就是十万啊!

这才不到一年,就翻了二倍。

成倍地往上涨,他这是想钱想疯了吧。

“王哥,你这就不地道了啊,当初咱们可是签了五年,这才不到一年,你就要涨房租,还涨这么多,有些不合理啊。”

我声音拔高,有些不悦的拒绝。

稍微涨点,我可以理解。

但这么个涨法,我不能接受。

况且,当初是签了合同的,只要没到期,我就有拒绝涨租的权利。

至于,他后面说什么“别的房东都是十万十万往上涨”的话,全都些哄鬼的屁话。

听听就算了,我要真当真了,那才是不折不扣的傻子。

“李秀,我提醒你一句,这可是我的房子,每年10万,你要是同意就继续租,要是不接受,那就麻溜的滚蛋。”

他眼睛眯起,抬头看着的我,神情里满是得意。

看着他那嚣张的胖脸,我真想一拳头给他垂贬了。

但好不容易店里的生意走向正轨,就这么放弃,我着实不忍心,也不甘心。

“是你的房子不假,可咱也得讲道理吧,当初可是签了五年的合同。这样吧,王哥,等合同到期了,我就按照每年10万的房租交怎么样?”

我克制住胸腔里的怒意,尽量用平静口吻跟他商量。

实则,内心想的是等合同到期,我就不租了。

就他这样不诚信的房东,我要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,那他一定会更加嚣张贪婪。

算算时间,等五年后,我差不多也回本了,还能小挣一笔,到时候即便重新找地方,也损失不大。

想法是好,但王大锤这个败类却不放过我。

3.

“不行,我只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一到,你要还不同意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王大锤嚣张十足。

“你就不怕我告你!”

我咬牙切齿,真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死他。

“有本事你就告啊,老子要没点背景,还能在这条街混?也不怕告诉你,警察局,工商局,老子都有人,你就是告了也是白告。”

本以为他会有所忌惮,却不想人家压根不在乎。

反而还越发嚣张了。

瞧瞧,本来就是他做的无理,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真是气死人了!

我咬紧牙关,双目喷火的瞪着他,一种无力愤怒感涌上心头。

“我早就打听过了,你这生意也挺挣钱的,这么倔干嘛,大家有钱一起挣不好吗,非要弄得这么难堪。”

他扬着头,神情语气都缓和了不少。

但那贪婪龌龊的嘴脸依旧很让人恶心。

“你可想清楚了,就这么走了,这人工费,误工费,你可损失的不少,再有这附近的店面都租满了,你上哪找这么好地段的房子,孰轻孰重,你可得考虑好啊,三天后,我等你答复。”

说一番威胁警告,他就要往外走。

“不用,我决定了,不租了,明天就搬走。”

我冷冷地拒绝。

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这是眼红我挣了钱,也想从我手里分一杯。

就没见过,他这么无耻的人。

听我这么说,他迈出去的步子顿时收回。

“走可以,但剩下的房租以及押金,我可不退。”

4.

怒火如窜天猴一样直冲云霄。

我真的是要被他气疯了。

“王哥,哪有你这样的啊,咱们合同可还没到期呢。这样,你给我四年的房租再加10万的装修费,也就30万,咱们好聚好散。”

我压着胸腔翻滚乱窜的怒火,咬牙切齿。

花14万的装修,就用了八个月,要是一点补偿都没,我真会气疯的。

“哈哈!”

他开口大笑,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。

“李秀啊,你可真是天真,到我手里的钱岂有再拿出来的道理,要不房租10万,要不滚蛋,哈哈!”

他笑得肆无忌惮,好像在嘲讽我的不自量力。

我脸色大变,眸子瞪大,血气上涌:“凭什么?当初我来的时候,这里可是毛坯,我花费心血将这里装扮好,还没营业一年你就要毁约,于情于理你都该给予一定的补偿。”

我扯开嗓子怒吼。

要不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理智,我的拳头真要挥出去打人了。

他轻笑一声。

“凭什么?就凭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,就凭我是BJ本地人,就凭我有背景有关系,而你只不过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外地人,你说你,拿什么跟我斗。”

他神情倨傲,眼里的得意都快溢出来了。

“再说,当初我也没让你装修成这样啊,不让你赔钱就错了,还想要补偿,做梦!”

他毫不留情地用言语打击我。

停顿几秒。

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,眼里精光一闪。

只见他忽地凑近,绕到我身后,俯身在我耳边轻轻的说:“不过嘛,也不是没有办法,你呢,容颜不错,我还挺喜欢的,要是你愿意嫁给我,这房租我就是不收也成啊。”

说着,他那侵略性的视线就扫视在我身上,一双咸猪手也摸上了我的肩膀。

“玛德,真是给他长脸了!”

我用力薅住他的胳膊,身子前倾,

猛地一使劲,就给他来了个过肩摔。

“就你这猪头,还敢嚣想本姑娘,看我不揍死你。”

怒火如火山般爆发,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挥动拳头,打在他脸上。

一拳一拳直打的他骂爹喊娘。

“住手,啊,住手,再不住手,啊,老子让你,啊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王大锤用双手挡在头部,不停的痛呼。

“让你满嘴喷粪,不好好说话。”

愤怒之下,我又加重力道,给了他几拳。

打了许久,我也累了。

他抓住机会,一溜烟地跑了出去,还不忘放狠话:“你个贱人,等着,老子跟你没完。”

“好啊,来啊,看谁跟谁没完!”

我大骂着追了出去。

他吓的爬腿就跑,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。

5.

揍人是爽了。

但问题压根没解决。

冷静下来,我就有些后悔了。

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处理接下来的事。

好在为了安全,当初我在店里安了监控,也算是留了一手证据。

今天的事本就是他不对在先。

我就不信他背后的关系还能将黑的硬说成白的。

他要不违约就罢了。

但他硬要违约,我就请个律师告他。

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真要闹大了,本姑娘也不怕。

我倒要看看,在这律法健全的时代,他能否真的一手遮天。

这样想着,我心里好受了许多。

强打精神将店里收拾一番后,回租的房子里休息了。

却没想到隔天我刚来店里,就发现自己的店被人给砸了。

6.

由于昨晚心里有事,快天亮的时候我才睡着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了。

我赶紧洗脸刷牙,向店铺奔去。

谁知,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店铺门前围着许多人。

一眼望去,满当当的全是人头。

扒开人群,我彻底傻眼了。

装修精致,布落有序的店铺,竟然被人砸得稀巴烂,看都没法看了。

“王大锤!”

我握紧拳头,咬着牙关在心里怒吼。

不用想,也是他这个狗给干的。

“怎么回事,怎么被砸成这样?李秀,你不会惹了什么了不得的仇家吧,要真是这样,这铺子可不能租给你了?”

王大锤带着墨镜,从人群里钻出来装模作样的说。

还真是小肚鸡肠,卑鄙无耻啊。

就因为眼红我的生意,他竟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。

“王大锤,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吗?”

我恶狠狠地说。

既然已经撕破了脸,我也没必要再跟他继续客气。

“李秀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作为房东来关心你,你却在这里给我摆脸色,大家给评评理啊,有她这样为人处事的吗?”

他煽动着人群。

“店被砸了可以理解,但关房东啥事啊,不能见人就咬啊。”

“的确,这事是李秀不对。”

“人家作为房东,询问一下是应该的嘛。”

......

看着看瓜群众纷纷指责我不对,王大锤肥胖的脸上满是得意。

还用他那令人恶心的眼睛,挑衅的看了我一眼。

我果断掏出手机报警。

“喂,110吧,我店铺被盗窃了......”

原本还想给他个机会,没成想他竟然得寸进尺。

既如此,我也没必要跟他客气。

“李秀,你这样没用的,你还不知道吧,这附近的监控坏了,警察就是来了也没用的。”

王大锤走到我身边,得意洋洋幸灾乐祸。

怪不得他如此有恃无恐,原来是仗着监控坏了。

“你这样一准是惹了人,我就普通人一个,可不敢再将房子租给你了,你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吧。”

他落井下石,趁机赶我走。

周围看戏的人也纷纷表示理解,让我不要赶紧走,别牵连他们。

我冷眼扫视过去,自嘲的笑了。

“什么牵连他们,不过是眼红我生意好,嫉妒心作祟罢了。”

可他们也不想想,我的美甲店之所以能客流满座,暗地里我付出了多少艰辛与血泪。

7.

大约一刻钟后,警察来了。

询问了基本情况后,警方就开始调查监控。

果然,如王大锤说的那样,监控正在维修,一时也查不出幕后之人。

“李秀,昨晚的提议还有效哦,只要你愿意当我的女人,这个店铺我就是送你又如何。”

王大锤压低声音,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狂妄。

我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
径直走到警察身旁:“警察同志,我店里有监控。”

众人哗然。

现场所有人都呆愣愣看着,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手。

两位警员喜出望外,询问监控在哪里。

王大锤则脸色大变,眼里闪过惊慌。

“李秀,只要你不追究,这铺子还原价租给你。”

他压低声音,语速极快,宽大的额头都冒出了汗珠。

我冷冷地瞥他一眼。

这会儿知道怕了,早干啥去了。

看来他背景也没那么深吗,否则,也不会这么急切。

或许他只是在诓我也不一定。

“警察同志,在这里。”

我将监控从桌子下方拿出来,递了过去。

当初为了安全,我可是不只在一个地方装了监控,而且全都是些隐蔽的地方。

监控摄像打开,赫然是王大锤带着一伙人对店铺肆意打砸的画面。

“给我狠狠地砸,李秀这个贱人,我要让她跪着求老子。”

他一边砸,一边骂。

画面里的样子极其狰狞,恐怖。

“真没想到,结果竟然是这样!”

“砸自己的店,王大锤是脑子有病吧。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一准是看人家生意好,想把人撵走自个儿经营。”

“太无耻了,贼喊抓贼,他王大锤这一手玩的好啊。”

“摊上这样的房东,也真是倒霉。”

......

大家也不是傻子,监控一出来,瞬间明白了王大锤的心思。

被众人指责,王大锤脸色僵硬。

他张张嘴还想狡辩,却被警员带了下去。

我以故意迫害财产的罪名控告他,再加上证据确凿,他进去待个五年是跑不了的。

8.

王大锤被抓进去的当天,就有个上了年纪的夫人带着律师上门为他说话。

“李小姐,我是王大锤的妈妈......”

她笑容亲切,作着自我介绍。

“你们要是为他来求情,那就不必了。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我语气不善地打断了。

别看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实则将手机的录音点了开来。

“姑娘,这事是我儿子做的不对,我代他向你赔礼道歉,只要你能愿意撤案,要求尽管提,能办到的我一定照办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都怪我宠坏了,还请姑娘高抬贵手啊。”

老妇人并没有放弃。

反而,微微弯腰,态度诚恳的给我道歉。

沉默几秒。

“要我撤案也可以,答应我两个条件。”

犹豫了片刻,我将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,一是归还剩余的房租钱,二是往后不能利用手中的权力背景打压我的生意。

强龙压不过地头蛇。

虽然,将王大锤送进去更能解气。

可同时也会激怒他的母亲,也就是眼前的老妇人。

我毕竟是个普通人,求的是平安财富,可要是被她跟仇人似的盯着,对我接下来的发展也不利。

“可以,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王夫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还当即转了36万过来。

我在心里嗤笑:“穷大方!”

房租每年5万,还有四年零四个月,算下来也该是21万六千,再加上14万的装修,也该是35万六千,她却给了我36万。

那多出来的四千,是属于上位者的打赏吗?

还真是讽刺!

不愧是一家人,骨子里一样的自私腐臭。

“不对,还有违约金。”

我眯起眼睛,嘴角勾起上扬的弧度。

当初的违约金可是500万。

这数目可不少。

她不是愿意赔钱吗,那索性多赔点吧。

王夫人没有说话,紧紧地盯着我看了三秒,还是同意了。

她从包里拿出支票本,利索的写下500万。

但神情明显很不悦。

我也没失言。

当即跟她一块儿去警局将撤销诉讼。

一番手续后,王大锤从警局出来了。

9.

“李秀,你个贱人,老子跟你没完。”

狗咬吕洞宾!

刚出来,他就冲我嚷嚷,对我没个好脸色。

他母亲也在一旁静静地看着,没有半分要阻拦的意思。

“这是要过河拆桥啊。”

我在心里感叹。

你没有丁点儿害怕。

“王夫人,给您个建议,把儿子管好了,我既然敢答应你将人放出来,自然有办法再将他送进去。”

我眸子里的温度骤然降低。

“贱人,有本事你来啊,看老子不弄死你。”

王大锤没脑子地像条疯狗一样乱吠。

“住嘴!”

王夫人厉声大喝。

接着,她又转头警告道:“李姑娘,你是聪明人,相信你不会把自己的路走绝了。”

话落,她就带着王大锤上车走了。

“哼,威胁?”

本姑娘才不怕呢。

要是他们真敢耍花招,我就将当初的视频以及录音内容都播到网上。

小说《房东眼红我,故意涨租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