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(魏琼华无)热门小说_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

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

魏琼华

本文标签:

小说推荐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,讲述主角魏琼华无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魏琼华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我穿成了书中被狸猫换太子的真公主。为了防止像自卑胆怯的原主那样,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。我行事乖张,处处与假公主作对。贴身宫女胆战心惊:「公主,您为何要抢走她的新衣裳?」我拎着那条裙子在身上比划:「我可是嫡公主,她一个冒牌货这些年的福已经到头了。」穿书之前我所有的道德感全靠没钱吊着,现在这泼天富贵终于轮到我了,我要让所有反派知道嚣张跋扈怎么写!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魏琼华无   时间:2024-04-19 22:47:07

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小说介绍

小说推荐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魏琼华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魏琼华无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我等了很久,总算等到了太傅嫡女的回应。太傅嫡女元月是个温柔和气的人,年前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鸿胪寺少卿齐鸣烁。元月的陪嫁侍女跪在我面前,声泪俱下地控诉齐鸣烁的恶行。我拉弓如满月,箭矢瞄准靶心:「你可知齐鸣烁是何身份?」齐鸣烁是魏琼华的亲生哥哥...

第4章


做个嚣张跋扈的人真好啊!

往后的日子里,我行事乖张,嚣张跋扈的名头也从宫里传到了宫外。

人尽皆知的缺点,那就是可以原谅的缺点。

魏琼华再想以伤害自己来嫁祸给我的伎俩是万万不可行了,于是她消停了一阵。

人啊,一旦有了权势便想大展拳脚干出一番大事业。

我也不例外。

于是,我私下里让谢云峥为我搜集些与女子有关的案子。

不关注不知道,一关注起来才发现就算是名门贵族也有许多腌臜事。

谢云峥一开始总爱问我,为何只管女子事,世间万万不平事难道不算事?

我松开手,仰头目送孔明灯渐行渐远:「世间万万不平事都有人管,唯有女子受苦无人看见。」

半年里我处理了很多事,弹劾我的折子如雪花般送到皇帝面前。

皇帝没有作声,而我也没有负荆请罪。

我等了很久,总算等到了太傅嫡女的回应。

太傅嫡女元月是个温柔和气的人,年前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鸿胪寺少卿齐鸣烁。

元月的陪嫁侍女跪在我面前,声泪俱下地控诉齐鸣烁的恶行。

我拉弓如满月,箭矢瞄准靶心:「你可知齐鸣烁是何身份?」

齐鸣烁是魏琼华的亲生哥哥。

14.

我火速赶到齐府,门童正要通报,被我用马鞭制止。

仅仅站在齐府门口,我便隐约听见里头的怒骂声。

越往里走,难以入耳的辱骂和隐忍克制的哭泣声不绝于耳,时不时伴有几声痛呼惨叫。

同为女子,我的心一阵刺痛。

我快步走上前,正要行动,一道红色的身影率先夺走齐鸣烁手里的皮鞭。

紧接着,一脚踹向齐鸣烁的胸口。

齐鸣烁痛得眼冒金星,大声嚷嚷:「哪个不要命的敢多管我的闲事!」

眼睛与我对视的一刻,齐鸣烁手脚并用爬起,屁滚尿流挪到我面前磕头。

「下官不长眼,公主恕罪......啊!」

没等他话说完,我的巴掌已经狠狠落到他脸上:「聒噪的狗东西。」

这辈子我与家暴男不共戴天。

元月被扶到一旁,玉香很快带着太医赶来。

齐鸣烁还想说些什么,又被我一巴掌扇倒在地。

谢云峥抓起我的手掌:「没想到,你还挺有劲。」

宽松的袖袍落下,手腕上被烫出的狰狞伤口暴露在他眼前。

我心一惊,想要缩回手。

谢云峥死死抓住,仔细察看:「什么时候的事?」

他看向我的目光里,似乎夹杂着心疼。

我不自然地撇开头:「大半个月前。」

不等谢云峥再说话,我厉声质问齐鸣烁:「谁给你的胆子殴打发妻?」

「殿下,冤枉啊!」齐鸣烁大喊。

我冷笑:「你别以为亲妹妹在宫里当公主,皇室就有你的一席之地。」

「殴打朝廷重臣嫡女,你有几条命?」

齐鸣烁颤颤巍巍地想要抓住我的裙摆:「殿下饶命,下官再也不敢了。」

谢云峥神情厌恶,把夺来的皮鞭递给我一脚踹开他。

我将皮鞭往地上一丢:「打一顿,丢出去。」

15.

春节末尾,我被皇帝亲自下令关了禁闭。

原因无他,对朝廷官员动用私刑,还丢到街上。

赤裸裸的羞辱,齐鸣烁怎么能忍。

天慈公主嚣张至极,齐鸣烁的今天难保不是其他官员的明天。

在他的煽动下,官员们联名上书要皇帝处罚我。

皇帝愤怒地把奏折砸到我头上:「孽障!齐鸣烁母亲穿着诰命华服把登闻鼓都敲烂了,朕想保你都难!」

鲜血蜿蜒着从额角流下,我擦了擦眼角,摸下一手血:「虐待发妻的官员不如不用,儿臣没有错。」

「强词夺理,朕这把龙椅给你来坐如何?滚!你这坏脾气何时能改再来见朕,滚!」

皇帝责罚,我不肯认错,事情就这样僵持着。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三月初,与我军僵持不下的敌国主动求和。

敌国的五皇子是此次战役的主帅,他的要求是——我们送公主和亲。

这件事要是放在几年前,我尚未回宫,帝后膝下仅有一位公主,魏琼华没有选择。

可现在宫里有两位公主,一切都有选择的余地。

敌国将军还没入京,要我去和亲的奏折络绎不绝。

魏琼华温柔善良堪称大国公主典范,而我前半生低贱不堪,入宫后嚣张跋扈惹下不少祸端。

把我送去和亲,确实是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16.

诸如此类的争吵一直延续到迎接敌国将军的宴会上。

对方目的明确,宴会上三两句间也离不开和亲人选的抉择。

我仿若听不见,一心一意吃面前的水果点心。

满宫殿的人都在致力于让敌国将军对我青睐,所有好听的词也是第一次从他们口中落在我身上。

期间,我从未正眼相待,直到有人站了起来。

全场寂静之下,好奇心轻而易举让我抬眼。

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大殿中央跪下的是魏琼华。

魏琼华含情脉脉看向敌国将军,脸颊绯红:「儿臣愿意和亲,以求秦晋之好。」

娇软的尾音刚落,不远处陆瑾的酒杯被碰到,瓷器噼里啪啦碎了一地。

皇帝赞许地点头:「难为琼华有这一片心啊!」

周遭大臣顿悟,连忙跟着拍起了魏琼华的马屁。

魏琼华的嘴角恨不得扬到太阳穴,可惜,变故再生。

敌国将军起身,目光竟牢牢定在我身上:「公主能有此等为国为民之心,我佩服至极。」

「但婚姻并非儿戏,还是得互生情愫才好。」

在场皆是察言观色的人精,听出他的言下之意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魏琼华的笑容僵住,她属实没想到敌国将军如此直白。

欢迎敌国将军的宴会草草结束。

我因为贪食,走得晚,不曾想撞见陆瑾和魏琼华在角落攀谈。

远远地,我什么也没听清。

等陆瑾先行离去,我才悄悄跟上前。

魏琼华不似刚才那般软声细语,反倒恶声恶气地同宫女抱怨:「他不就是想娶个人质回去,装模作样要什么两情相悦?」

魏琼华不是真的想嫁去敌国,她刚才当出头鸟又是为了什么?

17.

我靠着栏杆,往荷花池下撒鱼饵,拧着眉百思不得其解:「魏琼华昨晚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?」

「天慈。」

陆瑾出现在我面前,一副含情脉脉的恶心样子。

我看他一眼,又专心看池里抢食的鱼:「我的名讳也是你随便直呼的?」

陆瑾抓住我的手,不由分说拉开袖口露出手腕上的烫伤:「为了我你受苦了。」

我抽回手,后退一步:「你发什么神经?什么为了你受苦,我看起来像是有毛病吗?」

「琼华都跟我说了,你心悦我不敢说,怕我母亲不容你才那么努力学习插花烹茶。」

「为了我,你受了这么多伤。」

陆瑾小心翼翼看向我的手腕,脸上满是心痛。

「神经,心悦你的是魏琼华,拜托你搞搞清楚。」

陆瑾又上前一步靠近我:「琼华她不忍看你伤心,所以才决定要和亲,以此来成全你我。」

有那么一瞬我怀疑是剧情为了回到正轨的作用力,但陆瑾把话说完后,我恍然大悟。

原来是魏琼华这个PUA大师从中作梗。

我对陆瑾假笑,趁他愣神一巴掌扇了上去:「少在这里给自己和魏琼华贴金,本公主宁愿和亲都不会喜欢你!」

「天慈,你怎么可以打陆公子!」一声惊呼,魏琼华一身嫩粉赶来。

我揉了揉胀痛的手,冷笑:「打他又怎么了,只要我想,我还能打死你。」

拜托,我可是天赐。

在我那个时代,叫天赐的人哪怕只有五岁都是高人一等,想打谁就打谁的硬茬。

18.

魏琼华装出一副被吓到也要挡在陆瑾前面的样子,磕磕巴巴道:「我已经为你让步了,我愿意替你去和亲,成全你和陆公子,还想怎样?」

「替我去和亲?」我故作思考,「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替我和亲了?」

在看到魏琼华的那一刻,小说的剧情和现实的发展全部串联起来,我醍醐灌顶。

为敌国将军准备的晚宴将持续三天,确定了和亲的人选他们便要启程回国。

宴会的最后一天,我难得喝了酒。

宴会进行到一半,不胜酒力的我昏昏沉沉被扶着离开宴席。

迷迷糊糊间,我听见身边人轻声道:「人就交给你了,办得漂亮点。」

刹那间,我心里暗道:「不好!」

扶我离开的不是玉香!

我被另一个人接走,他带着我走进一个偏僻的院子。

那人轻手轻脚打开房门,我用尽全力也只能稍微抬起头。

模糊的视线里只看见一抹暗红,下一秒我就失去了意识。

将我吵醒的是门外的争吵声,紧接着门被人用力踹开。

「将军可是在这里?」

小说《穿书成公主,狂傲点怎么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