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和储备粮在一起了

>

和储备粮在一起了

姬时樾著

本文标签:

热门小说《和储备粮在一起了》是作者“姬时樾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姬时樾木芽姐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我捡到了一颗蛋,蛋变成了一个人。虽然饭没了,但我多了一个仆人,勉强不算太亏。后来,仆人变成鸟飞走了。我损失大了!我决定把他找回来,让他一辈子给我烧火做饭、打水洗衣……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姬时樾木芽姐   更新: 2024-04-20 22:32:4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《和储备粮在一起了》,是网络作家“姬时樾木芽姐”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所以我特意比平时早起了一个时辰,路上也没瞎逛悠,出了门就直奔那块野菜地。但我还是来迟了,亲眼看着最后一根野菜被别人家的镐头给挖走了。对方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,愉悦地哼着歌下山了。这群人真不讲武德!我看着地上坑坑洼洼的小洞,那土大多已经干了,说明野菜被挖走很久了...

第1章


我捡到了一颗蛋,蛋变成了一个人。

虽然饭没了,但我多了一个仆人,勉强不算太亏。

后来,仆人变成鸟飞走了。

我损失大了!

我决定把他找回来,让他一辈子给我烧火做饭、打水洗衣……

1

铛——

洪厚而悠扬的钟声自山顶一圈圈荡开,昭示着新的一天的到来。

冥界没有日升月落,在这顶钟出现之前,大家的作息时间五花八门,十分凌乱。

不过我没有体验过那种凌乱。

我垮上小背篓,出门从窗台底下抽出一把镐头,准备出去挖点野菜。

冥界地势险峻,多山多崖,还大部分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上,能吃的东西实在少得可怜。这也导致我们必须每天出去,漫山遍野地找吃的才不会被饿死。

当然也有一些极端人士,自己不想干活,就每天守在村门口,看见好欺负的就冲上去强抢。

这种情况我也没遇过。

我都是在外面吃完了再空手回家的,他们想抢也没东西。而且我家在村边边上,很容易就可以绕过这群人。

昨天我的邻居跟我说西山上下了一场雨,有一片地方野菜特别多,让我今早起早点过去挖,不然晚了可就被人抢先挖光了。

所以我特意比平时早起了一个时辰,路上也没瞎逛悠,出了门就直奔那块野菜地。

但我还是来迟了,亲眼看着最后一根野菜被别人家的镐头给挖走了。

对方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,愉悦地哼着歌下山了。

这群人真不讲武德!

我看着地上坑坑洼洼的小洞,那土大多已经干了,说明野菜被挖走很久了。

说好的钟响而作呢?怎么可以在休息时间偷偷起来干活!

“咕——”

爬山消耗了我一部分体力,让本就吃不饱的肚子更加饿了。

我现在下山岂非亏得很彻底?不行,我得再仔细搜刮一圈,说不定能找到另外一片野菜地。

这一搜就忘记了时间。不过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我在山的另一边发现了一窝鸟蛋。

垒灶,点火,开烤。

我躺在一块大石头上,枕着镐头把柄,时不时地伸手丢几根小木棍进火堆里。

木棍烧着时发出啪啪响声,再加上焰火把周边空气都给蒸热了,我就有些昏昏欲睡。

眼皮子越来越沉,我手一摊,翻身寻了个舒服的睡姿,刚闭上眼,就有什么东西擦着我的脸飞过去了。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高空抛物吓了一跳,从困意里脱身。手指摸到刚才被划过的地方,一点点红色印了上来。

我破相了!

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暗算我!

我翻身从石头上跳起,低头一看,原本垒好的小火灶塌得四分五裂,那堆小树枝也飞的到处都是,我好不容易找来一窝鸟蛋倒是全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洞口,大概有人脑袋那么大。

天降火流星,我的早午餐没了。

早知道出门前给自己算一卦了,今日不宜出门,出门必遭殃。

“咔嚓——”

我死去的心又活了过来。

这不只是蛋壳碎裂的声音,更是我美好一天的开始!

我跳下石头,趴在流星口伸手去够里面的东西。

手指在下面摸呀摸呀摸,摸了一手黑,还摸出了一颗圆滚滚的黑焦炭。

我不甘心,继续趴回去重新摸,想要把我的鸟蛋摸回来,但里面只剩下了土。

那刚才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?

“咔嚓——”

黑焦炭被风吹着摆了几下。

2

我眯着眼,手脚并用找了好一阵,才终于发现了一条隐藏在焦块中的裂缝,并确认了这厚厚一层焦炭其实是蛋壳的事实。

原来天上掉馅饼并不是空穴来风。

我失去了几个加起来都没有我拳头大的小鸟蛋,转眼就得到了可以够我吃好几天并且已经被烤熟了的大,不知道什么的蛋。

今天的早起还是有收获的。

否极泰来,这才是最好的卦象。

“咕——”

大概是一直闻着这股焦糊味,我的饥饿感重新被唤醒。

我举起拳头,梆梆在蛋壳上锤了几下,蛋壳纹丝不动。

没关系,刚才没用劲儿。

Duang!Duang!Duang!

焦炭还是那个焦炭。

怎么可能有我开不了的蛋!我不服!

我抱着蛋站起身,视线在周围搜了一圈,看到一个尖尖的石头。

就你了。

我嘭地一下丢过去,蛋咣地一下弹回来,我啪地一下被撞翻在地,胳膊咔地一声脱了臼。

从来没有哪一朵花开得比我眼眶里的泪花还要久。

我躺在地上思考了半天,没想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天外飞蛋这么头铁的吗?连石头都砸不开。

忍着疼给自己把脱臼的胳膊接了回去,擦干眼泪从地上爬起来,我走到被石头堵住滚不远的焦蛋,熊熊烈焰在心头燃烧。

今日之耻今日雪!

我操起我心爱的下镐头,居高临下发表战前宣言:“你,我吃定了!”

这镐头可不简单,它的原料来自冥界上古凶兽暴暴龙。它陨落后,骸骨沉入地底,千万年不腐。

前段时间冥界地动,被几个挖野菜的给挖出来了。有懂行的人说这骨头上藏着神秘力量,长期带在身边能够强身健体。

村民们纷纷出动。我去得晚,只分到一截尾巴骨。它一头尖一头平,轻便又坚硬,最适合制成镐头挖野菜。

我得到它以来,还没遇到过敲不烂的石头。我有信心,一镐头下去,绝对大力出奇迹。

“咔——嚓——”

我眼睛一亮,激动地凑上前。只见那层结实、肉眼无瑕的黑炭裂开了一道手指宽的缝,一分两半,往两边倒去。

然后,漏出了藏在黑炭里的,一个新的,真光洁无瑕的白蛋。

我提起的一口气终于又咽了下去,感觉自己被命运无情地嘲弄了。

一屁股坐在地上,我拎着镐头嘭嘭嘭敲了几下白蛋,内心平静无波,仿佛敲着一只木鱼。

看来今日不宜杀生。

“咕——”

那我该拿什么填饱肚子呢?

我泄气地耷拉下了头,抬着镐头冲坐下的石块一砸。

咔嚓一声,石块裂成几瓣,四散着朝山下滚去。

带着那颗讨人厌的白蛋,一起淡出了我的视线。

我都看呆了。

“回来!你给我回来!”

回过神来,我赶紧抓起镐头朝山下追了过去。

今天这么辛苦,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颗蛋!

3

“七月,你搬石头干嘛呢?”

邻居姐姐快步走过来,帮我拖住了身后的背篓。

“啊,我打算砌一个新灶台。”我稍微斜了斜身,转头对身后的人道,“木芽姐,你不用帮我,我能背动!”

木芽姐没有松手,催我往前走,帮我把石头一起搬到了院子里。

她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再砌一个新灶台,毕竟我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我嘿嘿笑道:“这不是想弄个好兆头嘛,说不准我多砌一个以后就不会饿肚子了呢。”

实则心里小人阴侧侧地看向了屋内窗户下面,那里放着我另一个新编的竹篓,里面装着我昨天差点跑断腿才追回来的万恶之蛋。

既然现在砸不开,那我就把它煮了、腌了再试试!

“你呀!”木芽姐无奈地摇了摇头,问我要不要帮忙被拒绝后,就回自己屋了。

我忙碌了半天,总算砌起一个大灶台,把凿好的石锅装上去,我又去外面捡了些柴火。

今晚大家入梦之时,就是你进锅被煮之刻。

我拍了拍白蛋蛋壳,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微笑。

我坐在石凳上,不停地往灶火里添柴,石锅里水已经添了好几次,咕嘟咕嘟地冒着泡。

我一遍遍的擦干额角的汗,小脸被火烤的通红,但那颗白蛋依旧直挺挺地立在锅中,一点也没有破壳的迹象。

真真是邪了门了。

我打算再用我心爱的小镐头敲一圈,要是还不碎,那就休息一晚,明天搞些咸水腌一腌。

抱着失败的心情我其实没太用力,结果一镐子下去,蛋壳裂了。

有心栽花花不活,无心插柳柳成荫算是叫我玩明白了。

我从屋里找出一个大夹子,把裂壳的白蛋从锅里夹了出来,放进了冷水盆里。

这样一会儿吃的时候更方便剥壳。我舔了舔下嘴唇,已经记不起上次吃肉是什么滋味了。

而现在,我有这么这么大一坨。

我把水盆端进家里。

再过一会儿,天就该“亮”了,不能被其他人发现我这里有好吃的。

他们忒不要脸,能一口也不给主人剩。

给灶台灭了火,又在外面检查了一圈,我跑进家里关紧门窗,转身搓着手准备独享美食。

盆还好好的,水却洒了一地。

我的蛋再次飞了。

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在我的餐桌上,周围碎了一地蛋壳,他的屁股还卡在我打水的盆里。

“啊啊啊!”

我好恨呐!

我现在就要把他给剁了熬成骨头汤!

4

“七月,这谁啊?怎么以前没见过他?”

木芽姐歪着头,左手食指和中指抵在太阳穴附近,仔细端详我身后的男人。

但她注定不会想起什么,因为我们冥界从来没有蛋变成人的经历!

“我昨天新捡的仆人,叫他小鸡就好!”我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,回头眼神不善地顶着男人的脸。

他连忙哈腰点头承认:“对对对!七月姑娘救了我一命,为了报恩我决定给她做牛做马!”

末了,他又弱弱补了一句:“姬是我的姓,我叫姬时樾。”

木芽姐了然,又把我拉到一边说悄悄话。她瞥了一眼姬时樾,眉梢上浮现出几分忧虑和怀疑:“七月,我看他不像我们冥界中人,你是从哪儿捡回来的?”

我也没想隐瞒姬时樾外来人的身份,隐去我费劲开蛋的糗事,我只说自己是在西山上找野菜时他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
木芽姐很不赞同我的做法,重重地点了下我的额头:“什么人也敢捡,你就不怕他害你?”

她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姬时樾身份来历都很可疑,留在身边不安全,劝我把他赶走。

那岂不是太便宜这个家伙了!

我握着木芽姐的手安抚她:“木芽姐你放心,他就一个弱鸡体质,我单手就能制度他,不会出事的。

况且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把它从山上弄下来,不收回本钱怎么行?我今天就带着他去认野菜,让他先伺候我几天再说!他要是不听话……”

我噌地亮出自己的镐头,朝木芽姐眨眼:“你信不过我,还信不过它吗?”

木芽姐又扭头看向姬时樾,对方察觉到她的打量,嘴角一弯,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看上去有几分憨傻。

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,叮嘱我:“虽然这人看着脑袋不怎么聪明,但你最好还是不要收留他太久,知道吗?”

我听话地点了点头。

送走木芽姐,我招了招手,姬时樾跑到我跟前谄媚道:“仙女姐姐,你还有什么吩咐?”

我哼了一声,抓着他背上的篓子掂了几下:“等会儿我教会你如何识别能吃的野菜后,你就自己去找着挖吧。天黑之前至少带半筐野菜回来,否则我今晚的食谱就是清蒸鸡掌!”

姬时樾笑得很狗腿,保证自己一定完成任务。

连着翻了两座山,别说野菜了,连根草都没见到。

我的脸腾腾冒着热气,只觉自从遇到这只鸡以后运气是越来越差。

姬时樾被我瞅了一眼,有些疑惑,但依然从前方折了回来,在我跟前站定。

他有心眼的很,看我脸色不好,故意站在一处凹下去的坑洼里,仰起头看我的时候,金红色瞳孔熠熠生辉。

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太阳,但听说有阳光照着的地方总是山清水秀、草木茂盛的。之前留了这山鸡一命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双很像太阳的眼睛。

“仙女姐姐,你是不是累了?要不咱们休息一会儿?”

他说着就四下扫了一圈,走到一块干净平坦的石头前,蹲下身故意又用袖子擦了一遍,转过头来邀请我过去歇息。

在冥界,每个人都要为生计奔波,连肚子都填不饱,怎么可能会注意衣服脏不脏,实在累了饿了走不动道直接躺地上都是很常见的事。

这个山鸡精,真他娘的心机深沉!

短短一天时间,他居然都长出脑子了,还能想出这种用细节打动我的法子。

我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说过,外面的人最擅长攻心了。

花言巧语再加上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,我们前前……前任村花就是被这么骗走丢了性命的。

外面的鸡也都这么厉害吗?

“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娇气!怪不得你这么弱!”我斜了他一眼,一抻衣摆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我才不上当!

5

傍晚,我带着姬时樾空手回家。

“咕——”

肚子已经发出了严重抗议,我歪倒在门前台阶上,指着姬时樾道:“你去给我端碗水过来!”

姬时樾放下东西,走进房里给我端了一碗水。

我一口气全部灌下,拍了拍稍微鼓起来点的肚子,勉强有了些力气,爬起来回房睡觉。

姬时樾跟着我进屋:“现在就要睡了吗?不吃点东西吗?”

他的视线飘在我的肚子上,表情诚恳的好像是我不想吃东西一样。

“吃烤鸡爪吗?”

我故意盯着他的双手,见他把手背到身后去又恐吓他道:“你去起锅烧水吧,我今天想吃左鸡翅!”

说完我才反应过来之前说的鸡爪应该是他的脚,瞬间没了胃口。

我挥了挥手:“你,外面睡去。”

半睡半醒间,我总感觉身边萦绕着一股清淡的香气,勾得我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咕叫个不停。

我烦闷地把被子往下踢了一脚,听见门咯吱叫了一声。

转过头去,半开的门缝里框着院外的一方景色,半空中居然有缥缈的烟雾。

我第一反应是姬时樾想放火把我烧死,看了第二眼,又觉得这雾气跟烧房子冒的烟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但不管是什么,这都是姬时樾搞出来的无疑了。

我推开门:“大半夜不睡觉,你在煮鸡汤吗?”

姬时樾坐在我的小石凳上,被我突然出现吓了个激灵,回过身来,脸上还有好几道灰,可能是烧火时不小心蹭上的。

石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泡,里面翻滚着一片绿油油的草。

我快步走到锅跟前,低下头看里面的东西,正是我们平时挖的那些野菜,足足有小半锅。

我吞了口口水,忽然觉得有些心痛。

“太浪费了……”

这明明可以放着分好几天吃,现在却全都被煮了,谁家好人这么做饭的啊?
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姬时樾也站了过来,看着锅里的野菜又问:“这些应该都能吃吧?”

我下意识点了点头。

姬时樾拿着大木勺在锅里搅了搅,又用筷子捞出一根夹着递到我嘴边:“你尝尝熟,合不合你胃口?”

他筷子都快戳我脸上了,我不由往后仰了仰头,噘着嘴把菜往凉吹吹,然后侧着头叼走了他手里的野菜。

这种野菜本身就带着一股咸味,用水煮熟后就不用再加调料,吃起来方便又顶饱,就是长得慢还不好找。

我一掌拍在姬时樾胸口上,把人往后推了推,回屋里拿了两个碗出来:“喏。”

姬时樾接过碗的时候还有些受宠若惊,看着就跟傻了。

我背对着他无声地笑了下,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菜,余光扫了眼姬时樾手里巴掌大的小碗,我又从自己碗里夹了一片叶子放回锅里。

吃饱喝足后,我心满意足地躺回了床上。

这一顿吃的,就是接下来饿三天肚子我也没有怨言。

姬时樾在院子里洗碗,窗户里时不时晃过他的侧脸。这山鸡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,皮肤比我一个女孩子还要白。

幸好那天没有把他给剁了,不然吃完一顿我还得为之后的饥饱发愁。

6

村子里几百年没遭过贼了,昨夜却有好几户人家的储备粮离奇失踪。

今天好多人都没心情去挖野菜了,在村子里到处晃悠试图找到点残骸证据。

木芽姐轻飘飘地朝我看了眼,我心虚地低下了头。

难怪小鸡昨晚上能准确无误地挖到能吃的野菜,原来全是偷来的。

还好钟没响的时候他自己就主动申请上山挖野菜了,不然村长过来搜查,看到我这里有个陌生人,铁定就暴露了。

“七月,你昨晚啥动静也没听到,也没看到什么可疑人影吗?”

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:“我昨天没找到吃的,很早就睡了。”

村长点头,招呼着失主准备离开。

“嗝~”

我被十几双眼睛注视着,手指在桌上摸到了水壶,给自己倒了杯水,又打了个嗝:“今天还没来得及喝水呢,喉咙有点干涩嗝~”

村长:“那你多喝点水,我们就走了。”

“村长再见!”我捏着杯子,吐出一口气。

木芽姐见人都走远了,悄悄凑过来,附在我耳边低声道:“是那个外来客做的吧。”

我刚要否认,她继续道:“我昨天夜里睡不着,想起来到院子里坐一会儿,看见你家墙上冒烟了。”

“额呵呵。”都被抓正着了,我还有什么好狡辩的,只尴尬地笑笑。

木芽姐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趁早把他赶走吧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我坐在院子里,仔细分析了下留下山鸡和赶走山鸡的优缺点,一时难以抉择。

首先,山鸡毁了我一顿饭,但是他昨天带回来的野菜是我自己挖五天都不一定能凑起的量,虽然是他偷来的。

要是他以后再去偷别人野菜被抓了,肯定是要连累我的。村长会怎么罚我呢?要我给失主们挨个挖一个月野菜?

但要是没发现,他现在已经认识了野菜,要是每天都替我出去找吃的,那我只需要在家里躺着就行了。

其次,抛开利益不说,山鸡这家伙其实对我还挺好的,他长得不差,说话也好听,还任劳任怨。

冥界与世隔绝,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,但以他现在这个实力,出去肯定很困难。如果我把他赶走,他大概率就死定了。

有点可惜啊。

最后……

我惆怅地看着红色的天空,还是先看看他要是不偷不抢能不能挖到野菜吧。

我已经提前吩咐过他了,我们村子排外,让他之前听到钟声后多等一阵再回家,挖野菜也最好避着点人。

我去村外头的河里提了几桶水回家,坐在院子里无所事事地刨土。

村门口的恶霸混子都已经回家了,山鸡别是迷路或者跑路了。

想到第二种可能,我心里着起一团火。我还在这担心他在冥界死无葬身之地呢,他居然敢先遛!

我提起我的小镐头就出了门。

迎面撞上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,我手起镐——

“是我!”小山鸡抬手抹了几下脸,原本黑乎乎的皮肤突然多了几道白影。

“你挖错草中毒了?”

冥界里有一种草,长得特别好看,嫩绿嫩绿的,看着就好吃。实际上吃了会肚子疼,而且它的汁液沾到人身上,皮肤还会迅速变黑。

我们一般看见了都绕道走。因为那种变黑我们没有办法解决,只能等它慢慢消下去。

和小鸡的情况不太一样,但不妨碍我这样挖苦他。

谁让他想偷偷逃跑呢?

小鸡看我把镐头放下,才肯把视线收回来看着我解释:“我看你们村人长得都挺黑,这不是入乡随俗吗?

当然,仙女姐姐无论什么肤色都是最好看的!”

他把身上背篓一摘,向我邀功:“看我挖到了多少野菜,慢慢一筐呢!就算把昨晚借的还回去,也够我们吃一天了。”

我朝里瞥了一眼。

你的一天,我的一天,好像不一样。

小说《和储备粮在一起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和储备粮在一起了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