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都市小说> 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

>

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

唐颖著

本文标签:

唐颖唐槐是《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唐颖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 (正文已完结)(年代文打脸爽文)  丈夫和堂妹的算计,让唐槐丢了性命。  一朝重生。  这一世,唐槐擦亮眼睛识人,渣男来一个踢一个,白莲花来一朵撕一朵。  没事就赚赚钱,虐虐渣,生活无比滋润。 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唐颖唐槐   更新: 2024-04-02 22:41:17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《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》中的人物唐颖唐槐拥有超高的人气,收获不少粉丝。作为一部都市小说,“唐颖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,不做作,以下是《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》内容概括:我要是刘小玉,我改嫁。”“改嫁?你说得容易,带着一堆女儿改嫁给谁?哪个男人娶老婆,不是想添丁的?刘小玉生不出儿子,我看改嫁难喽。”“有什么难的?嫁给那些有了儿子死了老婆的男人不就行了?总比留在这里被几个妯娌和家婆欺负好吧?”“……”听到村人的话,舒语也觉得唐有钱夫妇做得很过分。刘小玉懦弱,但也不能这...

第35章 委屈


声音哽咽,带着委屈,一点都不像撒谎。

且,经她这么一说,村长也注意到她顶着两只黑眼圈,脸色不好,真的是没睡好的状态。

村长,还有围观的人,都听懂唐槐的话来了。

苏林方是想借刘小玉的钱给他大儿子讨媳妇,可是唐槐和唐丽要上学,不借。

然后他们夫妇拐弯抹角地打听唐槐存折和刘小玉几点睡,然后偷存折。

没想到,存折没偷着,却被蝎子蛰伤了。

有些村民非常反感彭家耀的行为,纷纷议论:

“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蝎子蛰伤呢。”

“我看是想讹钱,借不来钱,就想偷,偷不来就想讹。”

“可不是吗?我看哪,他们都是眼红刘小玉卖猪得了钱。”

“唐有钱家里不是养了四头吗?他卖了,不同样得钱?”

“所以说啊,没爹的孩子是可怜的,没男人的女人是可悲的。我要是刘小玉,我改嫁。”

“改嫁?你说得容易,带着一堆女儿改嫁给谁?哪个男人娶老婆,不是想添丁的?刘小玉生不出儿子,我看改嫁难喽。”

“有什么难的?嫁给那些有了儿子死了老婆的男人不就行了?总比留在这里被几个妯娌和家婆欺负好吧?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村人的话,舒语也觉得唐有钱夫妇做得很过分。

刘小玉懦弱,但也不能这样欺负。

“真是太过分了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”她愤然地道。

村长看着唐槐,问:“你可见到蝎子了吗?”

唐槐摇头,委屈的样子盈盈欲碎,“没见到,我听到二伯的声音就冲了回去。我冲进屋时,二伯的手指就已经流血了,他在那里大喊毒蝎,听到毒蝎,当时吓坏了,怕二伯有事,就叫二伯娘送到钟姨诊所里,然后再去找,什么都没找到,我跟我阿妈把家里全翻了,啥都没找到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蝎子……”

“有可能不是毒蝎咬伤的。”村长道。

然后抬头,目光在众人身上找了一圈,最后落在钟木木身上,“钟木,怎么回事?”

钟木木站在这里也有几分钟了,事情也弄明白了。

她昨晚帮唐有钱处理伤口时,确定是被蝎子所伤,她把毒给清理掉了,但不敢保证万无一失,而且她诊所没有针水了,就让唐有钱连夜赶到镇上的医院去打针了。

她要是说,唐有钱是被蝎子所伤,唐有钱,彭家耀就会揪着唐槐不放,还吵着要她赔钱。

而且这件事,唐槐没错,是唐有钱要去偷钱的。

或许,这就是老天爷在责怪唐有钱偷钱,才让蝎子伤他的。

钟木木当着众人的面道:“伤口很轻,像是被生锈的针头扎伤,我帮他处理伤口后,诊所没药水,唐有钱不放心,他既然不放心,我就提议,让他到镇上去,镇上的医院有药水。”

低头看着自己双脚的唐槐听到钟木木这么一说,睛眼一亮,里面掠过一抹讶然。

她没想到,钟木木会帮她说话。

钟木木怎么不知道唐有钱伤口是蝎子所伤呢?

看来,他们都觉得唐有钱很过分,才都帮她的。

彭家耀一听,快气晕了,可是又不敢指着钟木木骂,她还要到她诊所里抓清补凉呢。

每次抓清补凉,她都会笑眯眯地跟钟木木说改天拿钱来,可没一次拿的。

她不敢得罪钟木木,可是唐槐就不一样了。

“就算不是蝎子所伤,也是在你家伤的,医药费你得全付!”彭家耀瞪着唐槐气道。

到时候,她会让唐有钱把医药费说成是一千!

这个死丫头手头上有一千两,赔了一千,还有两百,饿不死她!

唐槐一听要赔钱,委屈地快要哭了。

她抬头,眼里含泪看着村长,“景伯,我真的没医药费赔给二伯,我也不知道二伯是不是故意扎伤讹我钱的,我更不知道,他会去我家偷存折……景伯,要是赔钱了,我和唐丽就没钱上学,我阿姐就没钱吃饭了……”

“阿爸,虽然偷钱未遂,但行为已经过激了,应该把小偷关起来。”景鹏道。

“就是,关起来。”舒语也赞同。

“谁说有钱偷钱的?有钱没偷钱!”彭家耀一听要把人关起来不由慌了。

她狠狠地瞪着唐槐:“你二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偷你的钱!你这个死丫头,你是要冤枉你二伯吗?”

唐槐:“我也没说二伯偷钱。”他只是想偷她的存折而已。

村长沉着脸:“是不是偷钱,等有钱回来就知道了。”

“他肯定不会承认的。”景鹏道。

“可能我二伯真的不是去偷钱的。村长,等我二伯回来了,我再问他吧。”唐槐道。

“你这个死丫头,你要是借钱给你二伯,就不会搞这么多事出来!”彭家耀指着唐槐骂道。

“唐婶,你这就不对了,唐槐的钱要留着读书的,她要是借给你们了,她哪还有钱交学费?钱是唐槐的,她爱借不借,借与不借她都没有错,你怎么能这样怪她呢?”舒语实在是看不过眼才开口说彭家耀的。

“这是我家事,舒语,虽然你男人是村长,但你也不能管我的家事。”彭家耀很不满舒语这样跟她说话。

“这不是你的家事,你口口声声骂我和阿妈是贱人,骂我是野孩子,骂阿妈是狐狸精,你还口口声声说我不是你的孙女,说我阿妈不是你的儿媳,这层关系,我们早就断了,我的事是我的事,你的事是你的事。”唐槐平静地看着彭家耀,“二伯回来,我要问清楚他。”

小说《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重生年代,我成了渣男他嫂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