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霸道总裁> 你是我的一见倾心

>

你是我的一见倾心

我是三好学生著

本文标签:

以霸道总裁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你是我的一见倾心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我是三好学生”大大创作,林夕林国强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【豪门爽文 一见钟情 专属独宠 HE】放心入坑,文品有保~初到洛城上任的尹珩一场意外遇见了让他怦然心动的林夕。家庭环境的悬殊和两人的年龄差,让对她一见钟情的他,不得不处心积虑、步步为营。尹珩说:“林夕,每一次的靠近,都是我的设想已久。”*一场意外,单纯又努力的林夕遇见了对她一见钟情,她却不自知的尹珩。只是他对她的特别,明目张胆的偏爱,让她无法忽视那种之前不曾有过的奇异感觉。家庭环境的悬殊和两人的年龄差,让她刻意忽视。只是他已占据了她的整个生活,无处不在。林夕说:“尹先生,我已经无法习惯没有你的某一天。”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林夕林国强   更新: 2024-02-12 22:20:48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霸道总裁《你是我的一见倾心》,讲述主角林夕林国强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我是三好学生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再往前出了府邸大门,借着月光,才勉强看清牌匾上的董府二字。就在这时,王文举感到一阵眩晕,脑海中忽然涌现出很多陌生的记忆。原来自己穿越到董卓的身上了,这两天瘟疫盛行,自己在照顾自己的大哥董擢。大哥已经病了半月,最近病情更是加重,已经水米未进三天了...

三国之超越董卓第1章 我穿越到汉末三国了在线免费阅读

猛地一睁眼,王文举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一个茫然陌生的环境。自己正趴在床前,看着床榻上躺着一个面容刚毅,肤色黝黑的男子,大约十八九的年岁。他双眼紧闭,额头上渗出些许汗水,嘴唇发白,像是正生着大病的样子。

王文举心中一惊,心说刚才自己不还在办公室加班累到睡着了吗,怎么一睁眼到了这里。看这个屋里的陈设布置,也像是个大户。可自己越看越不对劲了桌子上摆的镜子竟然是铜的,难不成是穿越到古代了?

为了弄清自己在哪,我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门,这才发现外边天色漆黑,连盏油灯也没有。再往前出了府邸大门,借着月光,才勉强看清牌匾上的董府二字。

就在这时,王文举感到一阵眩晕,脑海中忽然涌现出很多陌生的记忆。原来自己穿越到董卓的身上了,这两天瘟疫盛行,自己在照顾自己的大哥董擢。大哥已经病了半月,最近病情更是加重,已经水米未进三天了。为了照顾大哥,自己只能日夜服侍,刚才太困了所以睡在了床前。

眼见这是三更半夜,外边只有月光皎洁,我便回到房内,在地上铺了铺盖,睡在病床前。心想既来之,则安之,只是这汉末条件差了点,不过董卓也算是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,不亏,只是眼下自己还没有当上太师,更是没有一官半职只能从年少的董卓开始了。自己到了他身上,之前的记忆也都给了我,不怕穿帮,咱有前世的记忆,在这三国乱世,指定是不能重蹈以前董卓的覆辙了。想着想着,一阵困意袭来,眨眼便到了天亮。

“二弟”,病床上的男人沙哑地呼喊着,“二弟醒醒”。

我正做着美梦呢,听到呼声,我一下便坐起身来,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董擢面带笑意:“我想吃东西了,快去叫下人送来,多放点盐!”

“啊,大哥,你想吃东西啦,好好,想吃就说明快好了,我这就叫下人去做。”我语气热切地回应着。

虽然我已经不是那个董卓了,但脑海里仍然有他的记忆,对这位大哥的感情也是有一些的。刚出房门,我便遇到了自己的弟弟董旻。他扎着束冠,绑着深蓝色绑腿,穿一身黑色的练武行头,正在院子里练武。我忙招呼他:“三弟,大哥想吃东西了,快找厨房去做,记着,大哥已经几天水米没打牙了,多弄点滋补的来。”

董旻马上回应:“好嘞二哥,我这就去。”

我转头便回到了房内,只见大哥又睡着了,我便起身去收拾铺盖。被子叠完,我眼照着镜子,才发现自己长得也是剑眉方额,天庭饱满,一双杏眼是炯炯有神,嘴唇不厚却红的发艳,心想我这个长相也算是英俊。史书记载董卓力大,眼瞧自己这壮硕的身材,便知所言非虚啊。

过了不一会儿,只见三弟端了一碗冬葵和大米煮在一起的粥来,我忙接过手来,端到大哥床前,轻唤了两声:“大哥,大哥,起来吃粥了。”却不见董擢有反应。我又唤了几声,大哥仍睡在那,没有动静。把粥放到一边,我伸手去推,大哥也还是没动。我面色一变,将手指碰了碰他的脖颈,才发现他竟然已经死了。

我呼喊着:“大哥!大哥!”

三弟和父亲母亲听到我的喊声也赶了过来。大哥就这样走了,就在我穿越过来的第二天。父亲失声痛哭,母亲也掩面而泣。大哥的葬礼办的并不繁杂,只因瘟疫盛行,这城里最近死的人太多了,而人们也变得麻木起来。老百姓死了葬于荒野,像董家这样的寒门,虽说有些底蕴,却也抵不过这瘟疫的侵扰。再加上古代缺医少药,人们根本没有防治疾病的措施。家里又因瘟疫死了三个下人,不过也有好起来的人,三弟董旻就是在大哥董擢去世了后染上了疾病,可他身子强壮,平日又时常与我一起习武,没过两天就好了起来。

这场瘟疫持续了大半年才逐渐消散,而瘟疫带走了无数的劳动力,却让庄稼也没了收成。城里还好,可是听爹说,乡下已经有人开始逃荒了。我心说,我这穿越过来的人,一不给系统,二不给神技,本想着生在寒门,至少比普通百姓要过的好点,要是对上饥荒,那可真是受罪啊。不行,我得想办法,弄点吃的,怎么说我也是个现代人呐,不能让家里人饿着。可我们这地处天水武威,土壤本就贫瘠,我看那些穿越文里,写自己造出什么曲辕犁什么的。我就也想试试,可真打开了纸墨,才发现自己根本屁都想不出来。天哪,太坑了吧这也。

重阳节这天,阳光打在祠堂前未亮的灯笼上,斑驳的青苔散发出的绿光将门上的铜环也照出了锈色,我和父亲董君雅来到祭祀祠堂祭祖,祭祖这种活动在古代是不让女性参加的,娘亲便在家里做好饭等我们。只见父亲拿出祭祀的酒食,在众多牌位下方点上香烛。我和父亲行了香礼,父亲和我便跪在最上边是董仲舒牌位的垫子前。父亲朗读祭词:延禧二年,重阳之期,董氏后裔代表汇聚,以清酌时馐,致祭......

礼毕,我与父亲打扫祠堂。父亲拿起藤条与鸡毛编成的担子,我则打了水,用抹布擦抹。

“父亲,孩儿已到成家之年,眼见半年疾疫,家中家奴亡故数十,佃户跑者十之六七,农田荒芜,想来将有饥荒四起。我们虽有良田数顷,可无人耕种,饥荒之祸早晚会到我们家头上,儿愿为家里分担,想出门数月,以求粮米,望父亲应允。”我言辞恳切。古人家教严者,父未允而子不敢坐。大多有名姓的贵族门阀,家教都极其严格,继承了之前董卓记忆的我虽然有现代的思想,却也不敢在父亲面前不敬。

“孩子,伯颖(董卓大哥)不幸离我而去,你现在为家中嫡长,有心家中之事难能可贵。回去吃完饭后和你母亲道别,就带上些干粮出发吧。”董君雅老泪纵横道。

与母亲道别又是一番涕泪,便不在话下了。

我出门往西而去。走出了灰色砖墙砌成的西城门,便见城墙两侧都是从附近村庄前来领救济的饥民。放粮小吏也偷摸往自己的口袋装米,大声呵斥前来领粮的灾民。“都排好队昂,一人只能领一次。”

这朝廷下发的粮食十斤有两斤能入百姓的口,就算政府廉洁了。有甚者,将粮米十去其九,余下一成还要往进掺石头沙子。

哎,我在心中痛斥世道的不公,却也别无他法。父亲原本也靠着祖上的一点光辉,当上了纶氏县尉,可却因党锢之祸的波及,被罢官免职,幸亏对督邮行了些钱财,才免于获罪,只能回到家乡,守着些许祖产。

不知不觉,我便路过了许多受灾的村县,行出了几十里了。

出了一片石滩,只见前方都是戈壁荒原,有一个小孩,十二三岁,身着奇异,坐在一处大石头上。我好饿,便问他:“弟弟你好,你这有吃的吗?”

他用稚嫩的声音回答:“有牛肉干,你吃吗?”

想啥来啥:“吃!”

小孩儿递给我一块风干的牛肉,虽然什么香料都没放,只有一点儿盐味,可我却久旱逢甘霖,嚼的津津有味。

“我家里还有,你来我家拿吧!”

“真的可以吗?”

“没问题的,来吧,我阿爸阿妈都很欢迎客人的。”

我和这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回到了他的家,就见这里都是这样的建筑,拿木棍支在地下,上边用布和动物的皮撑起来的圆形搭帐篷。说他是孩子,其实我这具身体并不比他大几岁,只是古人成年比较早,男子在15岁左右便要及冠娶妻了。

“儿子,怎么才回来呀,这又跑到哪儿疯去了。”从里边出来一位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子,她头上戴着羊骨打造的洁白的簪子,拍打着孩子身上的尘土。想来也是十来岁就生下了她的孩子。

“妈妈,我认识了一位新朋友,你看!”

这温馨的一幕,让我不禁想起在家中的父母,还有我在现代的父母,也不知道,我突然消失了,他们会怎么想。我眼中忍不住泛起一点泪光。“伯母好。”

她打量着我一身汉族的服饰:“你从哪儿来的?”

“我从武威城来。”我如实对答,眼下汉族和羌族关系并不太好,我只能如实对答。“家乡闹了饥荒,想出门寻些吃的。”

她听到我如实回答,没有隐瞒,便对我点了点头“既然来了,就是客人,阿鲁木欢迎客人。”她带着些许威严,俨然不像个家庭妇女的样子。

我坐在小马扎上,享用着女主人供给我的牛肉干,和羊奶做成的有些咸味的茶。看这边的人文风景,我应该已经深入羌族腹地了。吃饱喝足后,我与小孩玩起了他的骨头玩具,不知不觉,天有些晚意了,太阳落山,天也黑了起来。女主人对我说:“这里和武威城有不少的距离,你靠自己回不去的,先在这睡下吧。”说着,她拿了床铺盖给我,让我睡在了临帐篷门很近的方台上。我吃饱喝足,困意便涌了上来。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小说《你是我的一见倾心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