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凌思瑶银夜花心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凌思瑶银夜完整版阅读

花心凌

《花心凌》

毒流咕咕

本文标签:

《花心凌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凌思瑶银夜,讲述了​大学生凌思瑶一朝穿越来到架空的云起州,本以为自己是个不得宠夫人身边的小宫女,没想到其实只是自己失去了记忆。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凌思瑶银夜   时间:2024-02-12 22:18:34

《花心凌》小说介绍

小说《花心凌》,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,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凌思瑶银夜,文章原创作者为“毒流咕咕”,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:凌思瑶一直在长明宫没有出去过,除了长明宫外皇宫里的其他地方一点也不熟悉,为了她的计划,她今日跟言夫人说自己好久没有出去了想去宫外走走,没想到,夫人这次竟然二话不说就同意了,并且派了银夜给她带路,免得皇宫太大她走丢了。出了长明宫才知道在偌大的皇宫里,长明宫在犄角旮旯的地方。凌思瑶心想果然不受宠住的也偏...

花心凌第二章 现内力在线免费阅读

凌思瑶风火燎燎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倚靠着门长叹一声,她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愚蠢,在皇宫里不倒的靠山那便只有那龙椅上的人了。她蹭到镜子前,摸摸自己的脸蛋,觉得老天对她真的一点也不宽厚,一看就不是能上位做妃嫔的样子。

本来呢,她只想平平安安活到出宫的年纪然后拿着小钱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说不定还能找到真心对自己的人一起过完一生,等到自己死了说不定还能和其他穿越者一样回去了,好不容易来一趟,这样死太不值得了。毕竟自己不是八喜,只是暂时借着八喜的身份过的稍微好一些,她可不会陪着去送死。就算逃出宫了也有可能要过着被追杀的生活,想想就刺激。

凌思瑶思前想后,最后拍定了换一个主子的想法,但是怎么才能换一个主子呢?

难,难如上青天。自己就是个小宫女,除非言夫人厌弃了自己打发自己走或者其他主子看上自己讨要自己。

凌思瑶一直在长明宫没有出去过,除了长明宫外皇宫里的其他地方一点也不熟悉,为了她的计划,她今日跟言夫人说自己好久没有出去了想去宫外走走,没想到,夫人这次竟然二话不说就同意了,并且派了银夜给她带路,免得皇宫太大她走丢了。

出了长明宫才知道在偌大的皇宫里,长明宫在犄角旮旯的地方。

凌思瑶心想果然不受宠住的也偏。

银夜一一给凌思瑶介绍:长明宫的前面是雪美人住的雪絮宫,右面是慕容良人住的安乐宫,雪美人是个极好相处的主子,醉心剑术,从来不争宠,与其他妃嫔也没有过多交涉。这个慕容良人虽然看着和善但是嘴碎,总爱背后说某宫长某宫短,最喜欢挑事。虽然受过陛下的责罚,可是完全不长记性。

沿着绿荫下鹅软石路一路走就是长乐宫,这里住着萧夫人,许美人,公治美人。萧夫人是皇后的表妹,平日里仗着皇后护着她对许美人和公治美人甚是刁难。陛下因为萧将军的缘故也不好怎么罚她,也就口头说了几句所以其他两位没人对她都心有怨恨又不好发做。

凌思瑶听了银夜的介绍,觉得雪美人倒是一个不错的新主子选择,若是跟了她自己似乎可以过的安稳一些,不如自己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见到雪美人,自己先在她面前刷一下脸。

不知不觉逛到穿越必游历的地方御花园。御花园里花香馥郁,亭台假山格外别致,湖心亭里载歌载舞,琴声悠扬。

凌思瑶喜欢热闹便往亭子那边快步赶去,银夜一回头的功夫,她人就不见了。银夜心里暗叫不好,把人给弄丢了,八喜不识路要是走错地方冲撞了主子该怎么办。她忙向走过来的宫女打听:“姐姐,你有看到一个这样高,瘦瘦的穿着青色衣裙的宫女吗。”

一众宫女摇头都说不知道。银夜没法子只能一直往前走。

凌思瑶躲在假山后面远远观看亭中的歌舞。她看到银夜找了过来并没有吱声。

她避开银夜小跑雪絮宫附近,她看到两个宫女搬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往雪絮宫走。

卧槽机会来了,凌思瑶带着讨好的笑迎了上去:“姐姐们,需要帮忙吗?”

宫女斜了她一眼,就像从鼻孔里发出声“让路”。

凌思瑶讪讪挪开身子,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。

“你,哪个宫的?”一堵墙突然出现面前,一个虎背熊腰侍卫打扮的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她,“鬼鬼祟祟。”

凌思瑶福了福身,“回大人,奴婢是长明宫的。”

“有宫牌吗?”

“有。”凌思瑶暗暗庆幸自己带了宫牌出门。

“长明宫。”护卫从鼻孔发出一丝蔑笑:“走走走,赶紧走。”

凌思瑶被护卫无情轰走了。

得了,根本见不到雪美人,凌思瑶在假山后气的对着空气拳打脚踢一番。

回去的路上途经一所幽静的宫殿,红砖砌起高高的围墙上绕着一片牵牛花,紫色的花苞或舒或掩,或娇羞或张扬,在柔和的月色中有的美的肆意有的矜持。

凌思瑶以前是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去看牵牛花的,可是此时觉得这份美丽真的让人眷恋。于是萌生了摘一朵的想法,虽然知道宫里规矩多,连花都不能随便摘,可是就是心里痒,顺带手痒。“摘一朵应该没有关系吧”她搓搓手道,“就摘一朵。”

差一点,马上可以找到了,眼看着手已经够到了,脚地突然一滑,她身体往下坠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她落地的地方扬起一片灰。“嘶”凌思瑶疼的脸都变形了,挣扎几下也起不来,“完了完了,我不会摔残了吧。”

“啊,我的脊椎,我的腰间盘,要死了要死了。”

凌思瑶看着那一角墙眼神,满是绝望。“来人啊,救救我。”

耳边传来脚步声,凌思瑶兴奋地喊:“有人吗,能不能拉我一把。”脚步声渐近,她看到一抹蓝色衣角,既而是渐渐放大的脸。她感觉她的呼吸跟不上心跳了,这是一张极其英俊的脸,剑眉星目,薄唇轻抿。

天呐,难道我穿越的历程要走上正轨了,这,就是我走上正轨要攻克的第一个帅哥,看着衣着昂贵莫不是某个皇子,哇哦,看来老天待我不薄。

“你是哪个宫的?”大帅哥一把骨扇敲了敲凌思瑶的脑袋。

“帅哥,你可以先扶我起来吗。”凌思瑶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小手拉着他的衣摆摇了摇。

大帅哥嫌弃得拿扇子打开了她的手,“爷,为什么要帮你。”

拒绝了,拒绝了,对上剧本了,然后按照剧情发展凌思瑶心冷声道:“没想到帅哥你竟然是一个这么冷漠没有善心的人,算了,不用你扶我,这里总会有其他人经过的。”

是不是很震惊,很愤怒?然后他霸道的俯扶我起来,对我说“大胆!女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力!”,然后开启日常偶遇剧情。

大帅哥笑了,凌思瑶觉得眼前似乎出现粉红色泡泡特效。

“被你猜对了,我就是一个冷漠的人,小宫女你就这样躺着吧。”大帅哥站起来摇了摇扇子,迈开轻快的步子往外走,似乎心情格外愉悦。

不对,这个情景设定竟然失败了!眼看大帅哥越走越远,凌思瑶心越来越虚,她告诉自己要沉住气。

结果这枚大帅哥就想抛进大海的鱼一去不回头。

夜晚的风,真的,好凉。

被银夜喊人抬回长明宫,医官屈尊给她这个小婢女看了伤,诊断结果脖子腰都扭伤了,腰伤的比较严重要是不在床上好好休养会落下毛病。

言夫人让她好好养着,其他的话没有多说,看她脸色似乎是生气了。这个时候要装可怜,这个凌思瑶最在行了,疼得一直哼声。

她也小心的试探过自己的伤会不会延误夫人离开,语气非常自责。

言夫人淡淡道:“无妨,你养伤要紧。”

在当病患的日子她对于反套路攻略的失败深刻反省了一番,最后把问题归结于自己的综合指数。 这干瘪的身体实在是不像十五岁的女孩儿的,这粗糙的发质,还有这万年不去的黑眼圈,还有……

越是嫌弃自己的外貌越是觉得言夫人的面目可亲起来,好感度蹭蹭蹭蹭上升,毕竟人家对身体原主八喜可不是见色起意。

在房间躺了十来天,凌思瑶开始起来走动。弯弯说她伤养的似乎人胖了些,气色也好了许多。

这些日子都是弯弯在照顾她,言夫人除了前三天来看过她,就一直没有露面。要不是天天好吃好喝的往她这里送,她都怀疑自己被弃养了。

她给自己一个巴掌,用深痛恶疾的口气道,“凌思瑶,你这样太不要脸了!”唉,可是这样跟做婊子立牌坊有什么不一样。

好矛盾 ,连带着桌上的补品都没有了吸引力。索性不吃了,出去转转。

呼吸到新鲜空气连带心情也好了不止一点点。

凌思瑶走着走着,脚步也轻快起来,一步一踮脚。

突然她的脑海里浮现一个女孩在飘舞的花瓣下练功的身影。

凌思瑶的手不由做了几个手势,她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一股气流暗暗涌动。

卧槽,难道自己有什么内力?莫不是自己也会什么武功?

不作死就不会死,她迈开腿一个转身脚一滑,身子往一旁倾,在那一刻她格外担心自己的腰又要受伤了。

突然她被拦腰抱起,视线里的天空开始旋转,院中木棉花的花瓣纷纷扬扬,飘到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,一点也不腻。

她似是愣住了,“夫……夫人?”

言夫人定定的看着她,平日带着流光溢彩的眼睛此时晦暗如夜。

“我错了!”这种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认错,先认错是一种埋在骨子里深刻的意识。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言夫人凑近她的脸,沉声道。“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腰是铜铸的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凌思瑶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烧,夫人绝美的脸在她的视线里无限放大,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忍不住亲上去了。

凌思瑶掐了掐自己的大腿,冷静,凌思瑶,你不能!“夫人,你可以……可以把我放下来吗,其他人看着呢。”她指了指四周,轻声道。

言夫人闻言,敛了脸上多余的神色,慢慢把她放下去,凌思瑶脚一着地心里踏实了不少。她福了福身,“多谢夫人。”行完礼便小碎步往自己房间挪,暗暗告诫自己,凌思瑶,你不能再闷声作大死了。

谁知道自己前脚迈进房间,言夫人后脚跟了进来。

“夫人?您还有什么事?”

言夫人一把握住凌思瑶的手,一步步把她往逼到靠墙,秀眉上挑:“你,叫我什么?”柔媚的声音带着威慑力。

凌思瑶舔舔嘴唇,开口:“阿言。”太攻了,言夫人这个气势,如果是个男子,我特么早被撩爆了好吗!

言夫人额头轻抵在凌思瑶额上,声音压抑,“小八,这段时间有时候我觉得你是你,有的时候我又觉得你不是你,这种熟悉和陌生的感觉让我要疯了,直到刚才我看到你调动内力的手势,我才能确定我的小八真的回来了。”

凌思瑶心里有点发麻,言夫人果然怀疑过自己不是原来的八喜。她忙道:“我当然是我了,不然是谁?你竟然怀疑我?”她歪着头心虚的垂眼瞄着地面。

夫人低头轻笑,放开她的身体,道:“长明宫里应该还有皇帝的眼线,切记不可太随意暴露自己的武功。”

皇帝的眼线?武功?哇哇哇,我真的会武功!

凌思瑶窃喜:“知道了,我下次一定不会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言夫人点点头,“我还有事务要处理,先走了。”

凌思瑶巴不得她早点走,但是脸上却装出不舍的样子,黑溜溜的眼珠子眨啊眨。

言夫人轻抚她的脸颊,柔声道:“罢了,我便再多陪你一会吧。”

啊?装过了。凌思瑶脑子动的很快:“言…言儿,你先去忙罢,哎呦呦,腰有点疼,我得先去躺着休息会。”

“你小心点,莫要再伤着了。夫人伸手扶着她到床上躺下。

“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言夫人走后,凌思瑶忙坐了起来,按照记忆力的功法练了一遍。她浑身微微发烫,一股力量汇聚在掌心,她转动手腕感受这股力量带来的快乐。

原来,原来自己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,原来有内力的感觉是这样奇妙。

power!哇嚯!

心突然越跳越快似乎要无法控制这股力量了。她颤抖着挥掌朝空气打去,不远处桌子茶具应声碎裂。

凌思瑶身体失去支撑的力气倒在床上,她双手胡乱抹了抹眼睛,其实也没又眼泪,就是觉得眼泪要流出来了。她噗嗤笑了一声,接着鼻子一酸,痛快的笑着哭了出来。

言夫人的屋里,烛光摇曳的一瞬,一人闪现面前,单膝跪地行礼道:“主上,老主公要您尽快解决事情回归。”

“知道了,退下。”

提笔行云流水,白纸上赫然出现一个“死”字。

小说《花心凌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